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历史故事> 刘胡兰的故事

年内支付行业首张千万级别罚单!中金支付遭罚没1500万,反洗钱持续重拳出击,新网银行罚款也破纪录…万

发布时间:2021-11-04 内容来源: 爱国故事 作者:admin

原标题:年内支付行业首张千万级别罚单!中金支付遭罚没1500万,反洗钱持续重拳出击,新网银行罚款也破纪录…

反洗钱领域巨额罚单频现!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日前,央行营业管理部和央行成都分行同日披露了两则行政处罚信息,处罚对象分别为中金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金支付”)和新网银行。其中,前者是年内央行向支付机构开出的首张千万元级别罚单,后者则刷新了民营银行最高罚单金额的纪录。

根据罚单公示信息,两家机构受罚的主要原因均为违反反洗钱法,违规行为集中在“未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在一些受访人士看来,近年来反洗钱领域大额罚单不断,一方面与国际反洗钱监管越来越严格的大背景有关,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一些本身存在短板的机构在严监管环境下更容易暴露出来。

年内支付行业首张千万级别罚单

7月23日,央行营业管理部披露一则行政处罚信息显示,中金支付因存在11项违法行为,被没收违法所得331.53万元,并处以罚款1195.06万元,罚没合计1526.59万元。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梳理发现,中金支付的多项违法行为均与违反收单业务管理规定和反洗钱规定有关,具体可以分为四类:

一是商户管理,包括“未按规定审核、管理特约商户档案资料,未及时更新商户信息”、“将外包商作为特约商户并受理其发起的银行卡交易”等;

二是信息报送,包括“未按照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等;

四是代收代付业务,包括“未规范建立代收业务制度”。

官网资料显示,中金支付是一家专业从事互联网支付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其前身为母公司中国金融认证中心(CFCA)在国家发改委设立的专属项目——“统一的电子商务安全网上支付平台”,2010年通过中国人民银行验收后正式成立,2011年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

这是2021年内央行向支付机构开出的首张千万元级别罚单。在中金支付受罚之前,央行福州中心支行在2020年12月31日向福建国通星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出近7000万元的罚单,主要处罚事由也与违反反洗钱规定有关。

新网银行罚单刷新纪录

同日,央行成都分行也披露,新网银行因4项违法行为,被处以罚款630万元。这一罚款金额也刷新了民营银行的纪录。

公开资料显示,新网银行是由新希望集团、小米、红旗连锁等股东共同发起设立的四川省首家民营银行,2016年12月28日开业,注册资本30亿元。年报显示,该行2020年全年实现净利润7.1亿元,同比下降37.7%。

根据罚单信息,此次新网银行的违法行为均与客户身份识别有关,具体包括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未按照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或者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客户进行交易。

同时,时任新网银行副行长刘波、B2C消费金融部总经理李秀梅、合规总监兼法务合规部总经理刘刚、存款理财部副总经理郭军也被分别处以罚款9.5万元、8.5万元、4.5万元和1万元。

“要做好识别客户,也就是‘了解你的客户(know your customer,KYC)’,机构需要投入比较多的成本,还需要有较强的科技实力。”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指出,当前市场黑产盛行,一些不法分子通过“租借”他人账户进行洗钱等违规交易,这种情况很难识别,也给很多金融机构在反欺诈或者虚假交易、虚假商户的识别过程中带来很大的困难。

“因此,在反洗钱领域,客户身份识别是其中最关键的一环,同时也是一个新的难点。”他告诉记者,“现在很多金融机构在讲‘KYD’,也就是‘了解客户的数据(know your data)’,尝试针对每一个人的支付宝、微信或者银行卡账户异常行为进行识别,来确定是否存在反洗钱等一些违规风险。”

反洗钱监管持续加压

2020年以来,金融行业千万元级别的巨额罚单明显增多,尤其在支付领域,反洗钱无疑是监管开出大额罚单的最主要原因之一。今年3月,央行营业管理部刘丽洪发表署名文章指出,与央行前几年反洗钱行政处罚相比较,金融机构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成为新的处罚点,且成为监管处罚的“重灾区”。

黄大智认为,反洗钱领域成为近年监管的一大焦点,其既有外部因素推动,也有内部因素作用。“从外部来看,整体国际环境对反洗钱的要求越来越高,监管越来越严格,中国也在逐渐规范,例如修订反洗钱法等。”他表示,“这也是近两年反洗钱罚单频出的最重要原因,即监管对反洗钱越来越重视。”

今年6月初,央行发股票市盈率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并将该法的修改工作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2021年度立法工作计划。

彼时,央行曾表示,各种金融乱象是金融风险发生的重要诱因,只有抓住资金流向才能抓住金融乱象的根本,新时代的反洗钱工作需要围绕追踪资金向纵深发展,防控金融风险。

此外,央行也指出,国际社会目前已经建立一套完整的反洗钱标准,涉及领域不断扩展,涉及内容更加复杂,反洗钱标准也成为经济金融领域的重要国际规则。因此,完善反洗钱法是中国扩大金融业双向开放、深度参与全球治理的必然要求。

另一方面,黄大智还认为,支付行业成为反洗钱罚单的“重灾区”,主要是由于发展时间较银行等金融机构较短,对法律法规的理解、自身制度体系的建设、相关人才的储备和科技系统都存在一些不足,这也造成了一些支付机构在该领域违法行为多发。

“从罚单情况可以看出,严监管态势没有丝毫放松,机构与责任人‘双罚’的趋势显著,大额罚单频出,处罚力度甚至较往年更上一个台阶。”一位支付行业分析人士也向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指出,“现在行业已经进入严监管阶段,并且监管已经摸清套路开始有针对、有技巧、有策略的监管”。

来源:券商中国(ID:quanshangc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