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历史故事> 刘胡兰的故事

欠薪、裁员、产能停滞,深陷流动性危机的宝能还要“烧钱”造车柏监

发布时间:2021-11-07 内容来源: 爱国故事 作者:admin

原标题:欠薪、裁员、产能停滞,深陷流动性危机的宝能还要“烧钱”造车

宝能真的被造车拖进深渊了吗?

“宝万之争”后,宝能集团(下称“宝能”)“财大气粗”的形象已深入人心,但在近期,其董事长姚振华却在惴惴不安,因为公司的流动性危机已经压不住了。

本欲投资千亿造车,“脱虚务实”转攻制造业的宝能近期频频传出债务违约、遭金融机构“挤兑”、员工讨薪、产能停滞的消息,其也被法院列为了被执行人。

市场上都在揣测,如今的宝能或许真的要“翻车”了。

缺钱致项目难推进

从今年初开始,有关“宝能欠薪”的传闻便接连不断,这些似乎都预示着宝能“风雨欲来”。

而作为宝能最为“烧钱”的汽车板块,也成为了欠薪、裁员的主角。为还原事件原貌,《国际金融报》记者近日来到了宝能汽车深圳总部。

目前,宝能汽车位于深圳的造车基地是其在2019年底收购长安PSA而来,后者于去年5月正式更名为宝能汽车,此地也被宝能汽车当成全球总部。目前,除了大门口更常见的DS牌汽车外,如今该基地早已没有任何长安PSA的痕迹残留。

9月9日,已过白露的深圳依旧燥热非常。位于深圳龙华区观澜汽车城的宝能汽车工厂外部与去年5月姚振华揭牌仪式时相差无几,随处可见的“宝能”标志都在显露这是宝能汽车的“大本营”。

宝能汽车深圳工厂1号门,摄影:肖逸思

但从冷清非常的1号门和旁边残破的广告牌才能看出,如今的宝能汽车总部早已不复当年的热闹。

临近中午时分,宝能汽车内部偶有一两个内部员工出来取外卖,而更多出入的则是参与宝能汽车产能提升项目的工人。

工厂旁边的广告牌上依旧挂着观致5S的广告,观致汽车是宝能于2017年底斥资超60亿元收购所得,为目前宝能汽车市面上唯一所售品牌。广告牌中的车型于2019年9月上市,显然已许久未换过广告。

边上残破的广告牌,摄影:肖逸思

“去年人比较多,今年因为欠薪和裁员问题,员工减少了一半。”一位一直承揽宝能汽车产能提升项目的深圳建业工人徐盛(化名)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徐盛指出,深圳建业是宝能集团旗下的工程施工公司,他参与了宝能汽车在深圳基地的产能扩张项目和广州新能源整车制造基地的部分建设工程。“工人是年底统一结账,平时发一些生活费。之前工资发放一直正常,但宝能如今没法正常结账,老板(深圳建业)为了发放工人生活费,已经欠下了不少外债,今年年底想要按时拿到钱恐怕困难了。”

记者看到,在扩建项目上的宣传栏上,张贴着还是今年3月民工工资发放明细。

当天,因为欠薪问题,宝能汽车深圳基地产能扩张项目工程所在地门口被讨薪员工用皮卡堵住了。记者看到,宝能方面组织了约七、八人试图搬走该车辆,但并未成功。

被皮卡堵住的施工项目门口,摄影:肖逸思

据徐盛介绍,因为资金链问题,深圳建业今年的项目也是经常停工或缓建,他参与的宝能汽车在深圳的产能扩张项目和广州基地也同样如此。按规划来说,深圳基地扩张项目应该最晚于今年上半年便可完工,但截至目前,外部结构都还没封顶,内部也是空的。

未封顶的扩建厂房,摄影:肖逸思

“你看,瓦都没盖。”徐盛指着宝能汽车的新建厂房说道。宝能汽车广州基地也一样,从2017年底开始奠基,到如今三年多过去了,这个原本应于2019年底完成基建工程以及2020年完成首车下线的工厂如今仍未传出盖成投产的消息。

在徐盛看来,宝能确实有被汽车板块拖垮的迹象。“根本没有几家观致汽车经销商,怎么卖车?”徐盛向记者指出,观致汽车销量很差,肯定亏本。

记者查询观致汽车官网发现,其在主要城市的经销商都非常少,其中,深圳仅有1家经销商,广州1家,北京3家,上海2家。

欠薪“逼退”员工

除产能扩张进展缓慢外,宝能的流动性危机还体现在早有端倪的工资拖欠上。

今年6月中旬,被拖延已久的宝能汽车广州基地终于传来喜讯,宝能旗下宝能新能源总部落户广州开发区,而广州开发区国企将向宝能新能源战略投资120亿元。

本来是一件利好,但满屏的“欠薪”却让宝能汽车的“捉襟见肘”的处境初步显露在公众面前。

9月15日,一位已经离职的宝能生鲜板块员工何清(化名)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宝能欠薪是从今年年初开始的,“年初回来一度出现社保、公积金断缴的情况,生鲜板块中断了两三个月,后来补上了,但是汽车板块的社保和公积金都中断半年了。”

社保、公积金断缴只是先兆,据悉,宝能集团各板块全面积欠薪是从今年5月开始的,“我们之前开会的时候说宝能全部产业5月份工资都没发,包括宝能总部员工。”

在宝能汽车拿到120亿元后,宝能承诺员工7月初发放5月份工资,7月中旬发6月份工资,但最终何清只在7月份收到了5月份工资。

此后6月份工资一拖再拖,据记者了解,宝能8月份仅发了员工6月份工资的20%,9月初又发了8%,剩下的72%是在9月13日前后才彻底结清。

何清的言论也被来自宝能汽车板块的一位员工证实。该员工语气颇为气氛向记者指出,“我第一次知道工资还能分期付款。”据悉,9月13日下午上述员工才收到6月份的全部剩余工资,目前还拖欠7、8月份工资,宝能总部人力打电话安抚称9月底、10月底会发。

“各个城市的劳动纠纷都挺严重的。”何清称其所在的浙江好几个城市劳动纠察都已经去过宝能,不少员工试过拉横幅讨薪、申请劳动仲裁维权也都无果。

在欠薪的同时,为减少资金投放缓解流动性危机,宝能还被曝出大量裁员,裁员比例在20%以上,而汽车板块是裁员“重灾区”。

据媒体报道,宝能汽车在2021年年初进行了第一波裁员,又于今年7月开启了第二波裁员计划,以每周几百人的裁员速度在进行,裁员比例超过了65%。宝能汽车的员工人数也从年前的23000人左右,裁到了8400人。

债务危机集中爆发

若说产能停滞、拖欠工资都只是宝能流动性危机的“开场戏”,那么从9月开始的法律诉讼和“挤兑”便真正升级了这场危机。

天眼查数据显示,从9月1号开始至9月13日,宝能已经陆续4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累计金额高达70.4亿元,其中有两笔执行法院是深圳市中级法院,执行金额分别为42.07亿元、4.17亿元;一笔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执行金额为22.38亿元,最近的一笔来自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执行金额为1.78亿元。

除被列为被执行人外,宝能也在遭受到了金融机构的“挤兑”。

9月10日,宝能旗下主要融资渠道钜盛华发布了两则重大事项的公告,均是公布被“讨债”的情况。

一则来自中国华融,2018年12月31日,中国华融将50亿元资金交付云南信托并由云南信托向钜盛华发放信托贷款,但2021年6月15日,钜盛华已经逾期支付利息8968.57万元。

对此,中国华融资产提起诉讼,让钜盛华加速清偿剩余借款本金42亿元等要求。

而另一则是来自民生信托,宝能向民生信托借款30亿元于2021年7月25日到期,该笔债务本次应偿付本息21.16亿元,但宝能产生了逾期。而钜盛华是本次债务的担保人之一。

据悉,上述两起涉诉案件共涉及金额超63亿元,钜盛华称正在与两家金融机构积极协调解决方案,但尚未有定论。

早在8月20日,钜盛华就发公告承认宝能由民生信托发行的信托产品及宝能系旗下多个近期到期的理财产品均出现了逾期情况。

作为宝能最主要的发债主体,宝能持有钜盛华67.4%股份。不过,据钜盛华相关债券半年报数据,截至2021年6月末,宝能所持有的钜盛华股份中63.78%股份已被质押,占其持股的95%,而在今年年初仅49.57%的股权被质押。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上半年末,钜盛华资产总计5714.58亿元,负债合计4789.18亿元,资产负债率83.81%。

而截至2020年末,宝能合并口径资产总额为5653.03亿元,负债总额为5061.23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9.5%。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金融机构的“挤兑”其实影响非常深远,一方面会出现超额查封资产的现象以及增加交叉违约的风险,另一方面,这也会直接影响到宝能接下来的再融资。

被汽车拖垮?

若站在“宝万之争”刚结束的2017年,一时风光无俩的宝能定然没想到如今会陷入“没钱”的局面。

也就是从这年开始,宝能入局了一场”烧钱竞赛”——造车,市场上评价这家巨头的困境,不无提到这项新业务对其造成的拖累。

众所周知,造车业务非常“烧钱”,蔚来汽车董事长就曾提出200亿元是造车门槛的说法,如今随着汽车“烧钱”的内卷,200亿元早已远远不够,更何况是一来就大阵仗的宝能汽车。

汽车分析师钟师曾对记者表示,不同于新势力造车企业,宝能进入汽车领域采取的是资本并购的方式,特别是购买有生产资质但发展处于低谷的企业。

但宝能汽车斥资近80亿元先后收购的观致汽车和长安PSA均不能给宝能带来收益,反而是一个“资金窟窿”。

截图来自宝能首页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观致汽车亏损22亿元,2015年亏损25亿元,2016年亏损达19亿元。2017年被宝能汽车收购后,观致汽车短时间内销量大增,但仍未形成规模化,2018年其销量近1.6万辆,2019年销量1.2万辆,2020年约为1.3万辆。

而长安PSA则是在过去近10年内的最高年销量也仅2.46万辆,2018年更是跌倒了0.39万辆,2020年长安PSA旗下DS品牌在华销量仅剩425辆。

除大手笔收购车企外,宝能汽车还曾在成立三年时间内先后宣布在杭州市、昆明市、广州市、西安市、深圳市、贵阳市、昆山市和富阳市投建7个新能源整车及零部件生产基地,均是采用的投资拿地的模式。

根据宝能汽车的规划,这七个生产基地的总投资超1000亿元,年产能保守估计都在200万辆以上。

钟师表示,“宝能集团并不公布产品、供应链、品牌、运作模式、战略等,一进入这一领域就圈地扩产能,让人摸不着头脑,因为超200万辆的产能明显是超过市场需求的,工信部规划的2020年新能源汽车年销量也才200万辆。”

这一“圈地”方式也引来监管层关注,去年11月发改委要求各地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并重点点名了宝能集团。

宝能汽车摊子铺得太大,但事实上,高投资的背后依旧是一地鸡毛。宝能造车5年500亿元的投入仅拿出了观致7一款全新车型,且并未在市场上激起浪花,各大造车基地更是“一片狼藉”,最早开始动工的广州基地都仍未完工。

“砸锅卖铁”做汽车?

2017年宝能除了入局汽车,也同时入局了生鲜。如今宝能生鲜各地均被爆出门店大规模关闭,而宝能并不想“抢救”,颇有“壮士断臂”之意。

就在不少业内人士猜测宝能是否会出售汽车业务及时止损时,姚振华却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砸锅卖铁”也要造车!

在债务违约的档口,9月5日下午,姚振华特地牵头召开了宝能汽车集团核心干部座谈会。

在会上,针对当前面临的流动性困难,姚振华表示,宝能及各板块正在积极克服困难,并通过加速项目销售回款、处置部分优质www.guaidui.cn资产、加快战投融资工作、提升经营性现金流等实质举措持续回笼资金,宝能有能力、有实力在两到三个月内彻底走出困境。

另外,姚振华再次强调,将坚定不移推进新能源汽车事业发展,称其对宝能汽车寄予厚望,宝能汽车是集团核心业务板块。

姚振华指出,宝能自进入汽车行业以来,已经投入超过500亿元,公司要力争通过10-15年的耕耘,打造具备强大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的全球一流新能源汽车企业集团。

在具体举措上,姚振华提出,产品规划是以新能源汽车为核心、改良型传统燃油汽车并举,加快建设“BAO品牌、观致品牌、经济型品牌”三大汽车品牌矩阵,总体实现汽车市场的全覆盖,全力以赴调配资源推动GX16、观致5REV、观致3REV、AM00、C21等车型尽早量产上市。

“BAO”是宝能在今年6月获得国资投资后宣布推出的高端新能源汽车品牌,据宝能透露,该品牌今后五年至少推出16款新车型,包括SUV、轿车、MPV、跑车等多种车身型式,逐步覆盖高端电动车细分市场。今年,BAO品牌将推出两款车型,包括一款纯电动车型和一款增程式车型。

不过,若无资金支持,上述计划很可能又会“跳票”,据悉,本应在今年8月推出首款搭载宝能新能源增程式iREV技术的观致REV3如今也迟迟不见上市。同理,本应在9月推出的观致REV5也未见最新消息。

据有关媒体报道,宝能已在着手处置位于深圳、上海等重点城市核心地段物业资产,预测市值超过500亿,预计回流资金将超过300亿元,用于偿还和兑付到期债务,加上后续推进的系列举措,账上所余资金仍将主要投入宝能汽车。

记者发现,目前在官网首页上,宝能将去年上市的观致7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制造宝能”也被列到了“科技宝能”和“民生宝能”之前,注释写着“深耕高端制造业”。

记者:肖逸思

编辑:左宇

责任编辑:毕丹丹

本文转自: 国际金融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