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历史故事> 刘胡兰的故事

《兹山鱼谱》:在俯仰天地间走向澄明券

发布时间:2021-12-25 内容来源: 爱国故事 作者:admin

原标题:《兹山鱼谱》:在俯仰天地间走向澄明

作者:复旦大学艺术教育中心副教授,文学博士 龚金平

韩国电影《兹山鱼谱》是一部具有浓郁“中国风”的作品,影片中涉及的文化典籍皆为中国经典,人物书写的文字全部是汉www.shijinzhong.cn字,影像语言深得中国古典美学中“意境”的精髓,尤其是人物的人生选择,分明就是在中国儒家的“入世”与道家的“出世”之间犹豫。因此,影片中人物的困顿、迷茫、执着与坚定,不仅与中国人心有戚戚,亦能与观众产生深切的共鸣。坦率地说,这部影片居然出自韩国导演之手,多少有些令国人汗颜。

影片中丁若铨与丁若镛俩兄弟都曾身处国家的权力中心,享受过世间繁华和众人追捧。在政治斗争中失势后,丁若铨被流放到韩国大海的尽头黑山岛,丁若镛被贬到陆地的尽头全罗道康津。若是置身封建社会,两人的命运并不稀奇,影片显然无意于探讨权力斗争的复杂与险恶,而是由此提供一个契机,让两人在摆脱了外界的羁绊之后,身体和灵魂看似获得了空前的自由,但“是非成败转头空”的幻灭感,人生再无寄托的空虚感,前路茫茫的颓唐感,亦会如影相随。这时,已经卸下所有外界显赫标签的个体,开始面对终极存在意义上的“我”。那么,“我”应该如何自处?“我”在世间的意义何在?

《兹山鱼谱》海报

丁若铨在黑山岛决定俯身亲近自然,融入“贱民”的生活,并书写只有世俗资料意义的《兹山鱼谱》;丁若镛则仍然思考极为宏大的政治话题,创作《牧民心书》和《经世遗表》等关乎统治理念和济世良方的著作。这两种选择无所谓对错,都体现出他们对于人生际遇的达观和超脱,有中国士大夫“穷且益坚”的风骨。

与丁若铨的归隐心态相反,黑山岛的渔民昌大却有强烈的“入世”冲动。昌大身份卑微,生活贫苦,但嗜书如命。他曾对丁若铨说,读书是为了“活得像个人”,但他对如何才能“活得像个人”理解得比较片面,无非是通过科举“登堂入室”,位列两班,顺便造福苍生。昌大虽然后来考中进士,却在腐败黑暗的官场身心俱惫,万念俱灰,最后带着家人又回到黑山岛。昌大相当于将丁若铨的人生之路重新走了一遍,影片以此昭示观众,在理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中,个体要么同流合污,要么“按自己的性格来活”。

在丁若铨、丁若镛、昌大三人之间,有十分明显的对话关系。丁若铨的人生从“入世”到“出世”,从高调的“经世济时”,到务实的“民生为本”,有一种大彻大悟的通透;丁若镛一直保持“入世”的姿态,不因处境和地位的变化而随波逐流,心性坚定,但未免有过于高蹈之处;昌大渴望从“边缘”到“中心”,终究又从“中心”主动回到“边缘”,在一番体验和历练之后,知道了“人要何去何从”。正如丁若铨给昌大的信中所说,如鹤一般活着固然好,但像兹山(黑山)一样,对沾满了泥水和污水的人也来者不拒,做一个黑色的无名之人,也应该是有意义的吧。

《兹山鱼谱》海报

影片充满了各个维度上的对比,如人物前后境遇的变化、不同人物人生选择的差别、“性理学”与“西洋学”之间的争论等。影片中更为隐晦的对比则来自三个空间的秩序与氛围的映照。在官场,一个个官员正襟危坐,看起来文雅庄重,实则暗流涌动,冷酷虚伪;丁若镛在流放的康津,广收门徒,与众人一起坐而论道,看起来典雅高贵,气氛肃穆,但背后的空洞、人心的势利充溢其中;至于黑山,贫瘠荒凉,民生多艰,但充满动感和生活气息,而且人情和谐,民风淳朴,人与自然亲密无间。昌大在这三个空间里都经历了一番,对其有了深刻的体认,并因此认识了自我,认识了世界,从而做出了人生选择。他的人生选择正折射了影片的情感倾向。

影片最精彩的段落是丁若铨抱病写《兹山鱼谱》时,昌大正在官场里痛苦万分。影片通过平行剪辑,让观众看到丁若铨依照内心的要求,专注于收集各种鱼的特性、口味以及药效等信息。这些知识不能治国平天下,但对于百姓却可能是非常实用的资料。更重要的是,丁若铨此时的内心是平静而充实的,自豪而满足的。对比之下,昌大虽同情农民的遭遇,却在官场中无能为力,最后愤而爆发,差点酿成大祸。这两组镜头中,我们看到了“出世”的单纯以及“入世”的疲惫,追随内心的平和与跟随潮流的盲目,看清世界后的超脱与深陷功名中的挣扎。

影片中非常动人的情节,莫过于丁若铨与昌大之间的关系变化。昌大对丁若铨从鄙视、提防、感激、钦佩,慢慢有些失落、怨恨、决绝,最后又重新理解了丁若铨,这种情感的变化生动细腻,真实感人。而丁若铨对昌大的好奇与欣赏,则由“鱼”完成连接。丁若铨初到黑山岛,就尝到了昌大送来的斑鳐,后来病重时又由昌大捕来的章鱼焕发生机,中间还穿插了丁若铨向昌大学习各种鱼的知识,以及昌大向丁若铨讨教对各种典籍的理解。两人之间的互动,是知识的交流与互补,同时也是人生态度的碰撞与交汇,这成了影片中最富情趣,也最具感染力和心灵触动的段落。

影片使用黑白影像,凸显了一种简单素朴,又深邃蕴藉的艺术质感。显然,创作者希望通过黑白灰的搭配,来还原人物心境的灰暗,人物生活的单调,还有时代性的压抑与憋闷。同时,影片也用黑与白的隐喻意味,向观众揭示现实世界以及人性的幽深晦暗之处。

但是,影片将丁若铨的生活处理得过于单纯美好,多少有些不切实际。丁若铨从来没有为生计发愁,只需安心读书和著述,因而能够保持一种超然的心态,能够以纯粹的状态追求心中的理想。进一步说,影片展现了丁氏兄弟的高洁,但因远离人间烟火,只会让观众觉得他们的人生选择过于轻易,他们的坚持并无遭遇压力和两难。反观昌大,我们可以发现,生活从来就不是云淡风轻的,我们会经历各种窘迫的困扰,被各种灾难、无常、不如意所折磨。

影片的开头和结尾,是前往黑山岛的丁若铨与返回黑山岛的昌大,他们都出现在俯拍大远景中的一叶孤舟上。两组镜头形象地向观众呈现了他们的孤独与茫然,也召唤着他们进行内心的自我追寻与体认之旅。因为,在苍茫的大海上,没有路标,没有参照物,只有无边无际的水波,他们必须靠着内心的指南针,才能找到人生的方向。在影片结束时,透过昌大的视点看到远处海天一色,黑山岛安坐于天地间,画面从黑白转为不饱和的蓝色,一如昌大内心的澄明与辽阔。(龚金平)

[责任编辑: 崔益明 ]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