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历史故事> 刘胡兰的故事

范仲淹用意想不到的办法,巧筑海堤乔

发布时间:2021-12-27 内容来源: 爱国故事 作者:admin

原标题:范仲淹用意想不到的办法, 巧筑海堤

宋仁宗年间,兴化县发生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海啸,常丰堰(海堤名称)在海浪的冲击下溃决了,致使海水倒灌。一时间当地老百姓哭声千里,惨不忍睹。仁宗得到消息后,委任范仲淹为兴化县令,即刻上任。

范仲淹不敢迟疑,日夜兼程,赶到兴化县后便开始全力赈灾救民。一晃半年后,灾情基本过去,范仲淹也累得脱了相。

这天,范仲淹面容憔悴坐在大堂上,对下面的一干人等说道:“各位,常丰堰自太祖以来年年维护,今年突遭百年不遇的特大汛情,致使海坝崩溃酿成惨祸。圣上降旨,如今汛情已过,需重修海堤。故本官请来诸位商讨,是在原址上修复,还是另选新址呢?”

大堂上一片沉寂,人们都不吭声。范仲淹等了好久,无奈之下只得点将,对左首的一位壮汉说道:“朱久成,你有何高见?”

朱久成,土生土长的兴化县人,负责海坝的维护。连忙站起身说道:“不瞒大人,往年海汛来临时,虽也常遭惊险,却都安然渡过。如今,若要另寻新址重筑海坝,不知大人可选好新的筑坝地址了吗?”

范仲淹摇了摇头说:“选址之事非同儿戏。况且对治水我是门外汉。所以才请诸位治水能人共同商讨。”

朱久成有些异样的看了范仲淹一眼说:“大人所言极是,选址非同儿戏。但卑职对治内河水有些经验,可治海水却也是头次遇到,愧对大人信任。但卑职可保证,只要大人选好筑坝地址,卑职绝对全力辅佐。”

范仲淹摆了摆手,接着问其他人,哪料,几乎都和朱久成一个腔调。范仲淹看看这边,望望那边,眉头就皱起来了:通过这半年来的接触,这些位都不错啊,可今天怎么除了推委就是推为,都变成一个德行了?

范仲淹正奇怪间,朱久成又说话了:“大人,既然大家都没有经验,那依卑职看,不如就在原址上重新修筑一番,这次再加高、加固便可以了。”

“所言极是!”范仲淹还没吭声呢,其他人几乎异口同声的附和了起来。范仲淹奇怪的看着,突然明白了过来。闹了半天,都是怕担责任——新修筑的海坝,若在下回海啸中,再发生意外,那时万岁必然要责问。这变更海坝地址,搞不好就会成为一项大罪名,这可是吃不了要兜着走的。而若在原址修筑后,再加高、加固,即便出了事,却很容易把责任推脱的一干二净。看来,是我把这事想得太简单了。

想到这里,范仲淹无奈的笑了笑。不置可否的同大家议论了一会后,就都散去了。吃过饭后,范仲淹叫上朱久成,俩人来到海边。望着微波滚滚的海水,范仲淹说:“此刻看去,海水是如此温顺,可一旦发起威来,却给百姓带来无边苦难。所以这次筑坝,关系重大,一定要谨慎稳妥,不能再发生惨祸了。”

朱久成点了点头说:“大人所言极是,可……”

“久成。”范仲淹不等朱久成说完,就又说了起来:“难道你真就认为,在原址上翻修,只要再加高加固,便是最好的办法吗?”

朱久成苦笑了一下,远望着大海,好久才说:“不瞒大人,这无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而且,上可推脱责任,下可堵百姓之口。”

范仲淹长叹一声说:“我何尝不知。其实通过这次特大汛情,已经可以肯定,在原址上筑坝是行不通了。若接着在原址上筑坝,这等于拿百姓性命、钱财做赌注,身为父母官,我于心何忍。”

朱久成说:“大人所虑极是,但在哪里选新址呢?若在新选地址上修筑的堤坝,连平常汛情都应对不了,卑职看,还不如在原址上修筑。”

范仲淹摇了摇头说:“事在人为,我再想想吧。”

就这样,一个多月过去了,范仲淹没事就来到海边,实地观察,苦思对策却毫无头绪。这天,范仲淹正面对海水发呆,朱久成走了上来,轻声说道:“大人,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若再不决定在哪里修筑,恐怕无法在万岁规定的时间内,将海堤修筑好。”

范仲淹脸色更加阴郁,没有吭声。朱久成小心的看了眼范仲淹,接着说:“大人心思深远,一心为民。可时间不等人,还请大人尽快决断,已是拖延下得了。”

“唉……”范仲淹长叹一声说:“好吧,那就在原址上修筑吧。”说完,惆怅万分的摇着头。

朱久成宽慰道:“大人不必如此,在原址上修筑,是如今已最妥当的办法了。还有,估计不出三日,会有发生潮汐,大人这几天,千万不要再来海边了。”

范仲淹感激的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问:“久成如何知道,三天内会发生潮汐?”

朱久成哈哈笑了起来说:“大人,我家好几代都以打渔为生。只由我这代开始,才改吃官饭。是我老父所说的。”

范仲淹也笑了,正这时,突然一阵海风吹来,不知怎么回事,范仲淹的帽子一下子被卷了起来,在半空打了几个滚后,落到了几米外的沙滩上。朱久成连忙去拾,而范仲淹却一愣。突然叫道:“久成,我有办法了,速随我回衙。”

回到县衙后,范仲淹告诉朱久成,立刻去准备稻壳,限期一天,越多越好。朱久成问:“大人,这是为何?”

范仲淹笑道:“明晚便知。总之稻壳越多越好,万勿怠慢。”

就这样转过天,不所有县衙里的人等忙活了起来,范仲淹也跟着忙活。一天下了,累得一个个腰酸腿痛。恨不得立刻就去休息。可哪料,范仲淹却又领来了百十来号当地的渔民,把这些稻壳装上车,由他亲自带队,一辆辆的拉到了海边后,下令:将所有稻壳,一字排开的撒在海岸上。

整整一晚过去了,稻壳终于撒完。但却把这些位累得都打晃,几乎都就近找了个渔村休息。范仲淹也是眼圈发了黑,却不肯睡下,说要亲自等到潮汛到来。

果然,当天黄昏时潮汛来了……范仲淹得到消息后,长出www.aipang.cc一口气说:“明天早晨务必叫醒我。”说完倒在床上,便是鼾声如雷。

转过天,太阳刚跳出海岸,范仲淹带人赶来了,老远看去,只见海边上,从天而降般的,出现了一条弯弯曲曲的“金线”。

原来是洒在海边的稻壳,随着昨晚潮汐时的海浪,向前涌进,不断被海水推向岸边。落潮后,这些稻壳便吸附在沙滩上,形成一道弯弯曲曲的稻壳线。

范仲淹兴奋的高声喊了起来:“久成,沿这条稻壳线,即刻命人打桩,筑坝!”

朱久成也已明白了过来,叫道:“遵命!”

就这样,经过范仲淹巧妙的选址后,新的海堤修成了,成功阻挡住了多次特大海啸的袭击,使得附近百姓安居乐业。后人为了纪念范仲淹的这次筑海堤,后人便把这个海堤,命名为“范公堤”。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