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名人故事 > 越王卧薪尝胆

越王卧薪尝胆

发布时间:2015-12-31 09:57内容来源: 帝王故事作者:admin

  吴国和越国是两个国力相当的邻国,共同的边界线又很长,所以历史上经常发生小规模的冲突,在冲突中互有胜负,但损失都不大。

  公元前506年,由于吴国与楚国发生了大规模的战争,最后吴国虽然获胜,但国力却因战争而变得空虚。越国趁虚而入,兴兵讨伐吴国。在这次战争中,吴王阖闾受伤而死,太子夫差接位成为吴王。从此吴国和越国变成世仇。特别是吴王夫差,几乎时时刻刻都想替父报仇。越国也时刻戒备,以防吴国挑战。两国剑拔弩张,相持了近10年。

  公元前494年,吴王夫差见时机成熟,任命伍子胥为大将,伯嚭(pǐ)为副将,率军对越国发动进攻。在这次战争中,越国大败。越王勾践只得暗中买通吴国的副将伯嚭,同时向吴王夫差献上美女、白璧和黄金,向吴国求和。

  伯嚭以前是吴国大军事家孙武手下的副将,这人作战勇敢,立过战功。但他生性贪财,越王勾践就利用他这一弱点,托他在吴王夫差面前替越国说情。

  有一天,伯嚭上朝后对吴王夫差说:“越国大夫文种代表勾践来向大王赔罪,望能得到大王的宽恕。”

  夫差说:“我现在乘胜追击,不日就可以攻下越国的都城。他这时候要求讲和,哪有这样的好事。再说我们吴国与越国有不共戴天之仇,我父亲就死在他们手上,这个仇,我非报不可!”

  伯嚭说:“大王报仇心切,是出于孝道,大王的孝心感动了天地,感动了鬼神,正是神灵相助,这次战争我们才大获全胜。对先王之死,就是我这个做臣子的,又何尝忘记过。不过,现在越国已经倾其所有,全部贡献给我们了。我们若是逼得过紧,勾践一狠心烧了宗庙,杀了妻子儿女,率领残兵败将与我们决一死战,也会给我军造成很大伤亡。再说,勾践最后失败了,他还可以带上珍宝,投奔别的国家,这样他既能保全生命,又会找到靠山,到那时候,我们反而什么也得不到,还会招来仇敌。现在勾践求和,也不过想保全宗庙,我们答应他,对我们也并没有什么不利……”

  伯嚭虽然是个武将,但能言善辩,这一番道理,竟然把吴王夫差说得有些动心了。

  夫差想了想说:“伯嚭,你说的虽然不错,不过勾践是个不讲信义的人,他的话不可信。”

  伯嚭说:“大王说的极是,不过这一点我也曾经想过,所以我想将勾践夫妇押到吴国来作人质,把他的命儿控在我们手里。”

  吴王夫差一听,觉得有理。他召见越国大夫文种,提出要勾践作人质的苛刻条件。越国若是接受这个条件,只是在形式上保留了国家,实际上等于是亡国了。夫差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苛刻条件,越国大夫文种竟然接受了。其实这些条件都是文种事先跟伯嚭商量过的。

  就在签订和约协议时,大将军伍子胥闻讯赶来了。他对吴王夫差说:“大王!消灭越国,生擒勾践,毁其宗庙,胜利眼看就要到手,大王却要跟越国讲和,那这场战争不是白打了吗?将士们的血不是白流了吗?大王,你就是不顾三军的士气,你也不能忘记杀父之仇啊!”

  伍子胥言词激烈,夫差听了心里有点不快,但是表面上并没有流露。

  这时,伯嚭赶紧对伍子胥说:“大将军,楚国杀过你的父兄,后来你打败了楚国,也并没有把楚国灭掉啊!”

  伍子胥说:“楚国杀我父兄,我是个做臣子的,这是私仇,先王死于越国之手,这是国家之仇!”

  吴王夫差说:“正因为是国家之仇我才要勾践夫妇来当人质,这等于把越国消灭了!”

  伍子胥还想争辩,吴王夫差把脸一沉说:“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不要多说了。”

  文种签订过求和协议书,回到越国,对越王勾践说:“大丈夫能屈能伸,大王放心去吧,这是考验大王意志的时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范蠡大夫跟随大王,我也就放心了,希望大王遇事多跟范蠡商量。国内的事就交给老臣,老臣会替大王积蓄力量,日后复国。”

  文种说完,又拉着范蠡的手说:“范大夫,大王就托给你了,请受文种一拜!”文种说完,跪在范蠡面前。

  范蠡扶起文种说:“文种大夫请放心,范蠡随大王去,必保大王回!国内的事全靠文种大夫,请文种大夫受范蠡一拜。”

  勾践双手拉着范蠡和文种,对他们说:“有两位大夫助我,越国不会灭亡的!”

  范蠡对勾践说:“此番去吴国当人质,大王要忍辱负重,图复国大业。”

  勾践离越国前,特地到宗庙中去辞行。他跪在祖宗的牌位前哭着说:“不肖子孙勾践来向列祖列宗辞行。此番去作人质,是我罪有应得。不过请列祖列宗放心,祖上的基业不会在我手中葬送,勾践决不会是越国的末代君王。越国的江山,还会世世代代传下去。”

  勾践离开越国,在吴国副将伯嚭的押送下,来到吴国叩见吴王夫差。勾践见夫差时,先解下自己的上衣,袒露出上身,趴倒在吴王的台阶下,夫人也跪在后面,两人头上都顶着进贡的礼单。这就是古人所说的阶下囚。

  夫差叫手下人接过勾践头上的礼单。勾践伏在地上说:“东海罪臣勾践一时糊涂,冒犯大王,承大王厚恩,苟全罪臣的性命。罪臣勾践愿效犬马,以报答大王。”

  夫差得意地对勾践说:“你败在我手上,我还让你活命,我要是败在你手上,你就不会像我这样仁慈吧?”

  勾践忙说:“大王仁慈,自有天助,应该君临天下。勾践乃一匹夫,怎敢有此望。”

  最后,夫差将勾践夫妇发配到已故吴王阖闾的墓地上去养马,暗中派人监视勾践的一举一动。

  勾践忍辱负重,布衣粗食,整天兢兢业业割草喂马。范蠡清除马粪。勾践的妻子洗衣做饭。3个人全都安分守己,无恨无怨。就这样,君臣3人在墓地住了整整3年。

  有一天,夫差和伯嚭站在姑苏台上,远远望见范蠡在割马草、扫马粪的时候还是按照君臣的礼节,没有丝毫的闪失。夫差对伯嚭说:“勾践已经落到这种地步,范蠡对他还是执君臣礼节,实在可敬。”

  伯嚭说:“勾践对范蠡只不过是知遇之恩,范蠡就死心塌地追随勾践。大王对勾践有活命之恩,如果能让勾践回国,他肯定会更加报答大王的。”

  夫差只是点点头,未置可否。他想了想,派人去把范蠡叫来,对范蠡说:“你对勾践的忠心十分可嘉,我给你官做,为我效劳,如何?”

  范蠡说:“我不过是一个罪臣的奴仆,怎敢玷污大王的清德。我只盼望我的主公能赎罪期满,返回故国,我将和我的主公一起报效大王。”

  夫差听了,不免有些同情,已有了放他们君臣回国的念头。

  又过了大约一年时间,范蠡得到消息,夫差生病,他对勾践说:“恭喜大王,我们回国有望了。”

  勾践不解其意。

  范蠡说:“考验大王意志的时候到了,现在就看大王能不能忍辱了。”

  勾践说:“作为一个亡国之君,我过的是非人生活,还能有什么辱不能忍受呢?”

  范蠡说:“这就好。我已买通伯嚭,说服夫差允许大王探视他。探病时,大王可以亲口尝尝夫差的粪便,然后祝贺夫差的病即将痊愈。夫差生的本来就是小病,不久肯定会好,到那时,他会被你诚心所感动,再加上有伯嚭相助,我们回国就有希望了。”

  一听说要亲口尝夫差的粪便,勾践面有难色。

  范蠡说:“大王受辱,老臣子尤为痛心。现在我们只能以曲求伸,含垢忍辱,以图复国大业。”

  勾践被范蠡说服了,到宫中去探视夫差。他跪在夫差面前说:“惊悉大王贵体有恙,勾践恨不能以贱躯相代。”说着就走近便桶,揭开桶盖,用手取出粪便,跪在地上品尝起来。

  勾践尝过粪便后,对夫差说:“罪臣在东海曾学过医道,深知人的粪便若有谷味,就是健康之相。大王的粪便中,不但有谷味,而且有春生之气。大王贵体即将康复,罪臣恭贺大王千秋!”

  夫差见此情景,十分感动。叫人扶起勾践,说了些安慰的话。

  勾践离开皇宫后,夫差就下令让勾践离开牧马场,大大改善了他们的生活环境。

  伍子胥知道夫差又想放勾践回国,他力主将勾践杀掉。夫差说:“勾践对我这样忠心,我再杀他,那苍天也不容啊……”

  伍子胥说:“大王以为勾践是忠心吗?不。老虎低头,是要捕获猎物,毒蛇屈盘是为了出击咬人。勾践的国家亡在大王手里,他会对大王忠心吗?”

  夫差说:“你说谁对我忠心?是你吗?可你并没有尝过我的粪便啊。”

  伍子胥哭了,他说:“大王,你中了范蠡的奸计,吴国的江山要断送在大王手里了!”

  夫差不听伍子胥的忠告,决定放勾践回国。那天,夫差在蛇门外设酒宴款待勾践,酒宴过后送勾践到长亭。勾践满面流泪,跪在地上抱住夫差的腿说:“我会回来看大王的,犬马无论离主人多远,它心里也总是恋着主子的。勾践就是大王的犬马。”

  勾践清楚地记得,3年前在会稽一战,自己失败,最后才成了吴国的人质。为了不忘会稽之耻,他回国后,立即将国都迁往会稽,天天看到这个耻辱,才会永远不忘这个耻辱。

  迁都到会稽以后,勾践在宫廷的每个门口都派上一个人,这个人的职责不是守卫宫门,而是每当勾践走过这个宫门时,这个人就大声喝问:“勾践,你忘记了会稽之耻吗?你忘记了3年亡国奴的生活吗?”只要一听到这句喝问,勾践就立刻低下头,恭顺地回答:“勾践没有忘记。勾践不敢忘记。”

  勾践回国后,惟恐宫廷舒适的生活会消磨自己报仇雪恨的斗志,他把床上的褥子撤下,换上柴草。每当有硬柴草刺痛他身子的时候,他就自己问自己:“比起亡国的痛苦如何?”他在饭厅的屋梁上挂一个苦胆,每顿饭前,必定先尝尝苦胆,然后问自己:“比起亡国的痛苦如何?”

  为了使国家早日富强,勾践亲自下田拉犁耕地,叫夫人亲自种麻织布。勾践对妻子说:“我还是一个养马的牧人,你还是牧人的妻子。”

  为了使夫差不起疑心,勾践按时派人到吴国去进贡,而且贡品每年都有所增加。夫差对勾践非常满意,更加相信勾践的忠心了。

  勾践回国卧薪尝胆5年,他觉得国家已经很强了,想出兵攻打吴国,文种和范蠡不同意,说现在还敌不过吴国。

  文种对勾践说:“大王和范蠡在吴国是爬,低头看吴国,容易见到它的强大,现在回国后是在天上飞,俯视吴国,又容易小看它。”

  勾践说:“整整5年过去了,太慢了。人生有几个5年?”

  文种说:“匹夫报仇尚有10年之期,更何况大王报的是一国之仇。大王要看对手实力不难,不久就可以看到。”原来文种已经得到情报,吴国正在准备出兵攻打齐国。

  吴王夫差准备出兵攻打齐国,伍子胥竭力反对,他说:“勾践回国后发奋图强,时刻准备报仇。现在大王要兴10万大军攻打齐国,岂不是给越王勾践有可乘之机吗?”

  夫差没有听伍子胥的劝阻,还是发兵攻打了齐国,并大获全胜。

  在吴国攻打齐国的时候,越国不但没有乘虚而入,反而暗中给吴国许多资助。夫差伐齐获胜后,特地设宴招待勾践,并且给了勾践不少赏赐和封地。事后夫差对伍子胥说:“勾践只不过是我的奴仆,他怎敢反我?”

  伍子胥说:“只怕是大王已经成了勾践的奴仆。大王,你现在还在被勾践牵着鼻子走啊!”

  夫差生气了,他骂伍子胥:“老匹夫,我伐齐你反对,现在大获全胜你又骂我。我是个仁慈的君王,不忍杀你,你滚吧!”

  伍子胥走后,伯嚭对夫差说:“伍子胥一定会去投奔齐国,我早听说他和齐国暗中有勾结。他这一走,犹如放虎归山。”

  夫差听信了伯嚭的谗言,就派人赐给伍子胥一把宝剑,叫伍子胥自杀。伍子胥临死前对家里人说:“我死后,将我尸体埋在东门外,我要眼看着越国军队打进来。”

  就在吴国伐齐的战争取得胜利以后不久,文种对勾践说:“大王看到吴国的实力了吧?齐国比我们强大,也不是吴国对手。不过这次战争已经消耗了吴国不少物力和财力,军队的伤亡很大。这等于是老天助我们一臂之力。现在夫差又杀了伍子胥,好比断了自己的一只膀子。有了这些条件,不久我们就可以发兵攻打吴国了。”

  吴国在取得了对齐战争胜利后,夫差洋洋得意,一心想当中原诸侯中的霸王,加上伍子胥已死,无逆耳之言,更加为所欲为。公元前482年,夫差亲自率领大军和晋国、鲁国等诸侯,在黄池(今河南封丘一带)的地方会盟。

  越王勾践乘吴国兵力空虚,亲自率领5万大军攻打吴国,经过3天激战,攻下吴国都城,活捉了吴国太子。夫差远在黄池,来不及回兵救援,只得派人向越国求和。勾践看到吴国还有相当战斗力,消灭它的时机还不成熟,佯装答应求和,并且立即从吴国撤回军队。

  又过了4年,勾践觉得已经有把握消灭吴国了,再次带兵攻打,吴王夫差派伯嚭为大将迎战。伯嚭连打了几次败仗,就投降了越国。

  夫差眼看自己的大势已去,在临死前说:“我死倒没有什么可怕,就怕到了阴间遇到伍子胥,我实在没有脸见他啊。”

  越王勾践攻占姑苏城,坐在吴王夫差生前坐的金銮殿上,接受百官的朝贺。在朝贺的队伍中,也有吴王夫差的大将伯嚭。勾践对伯嚭说:“你一生没有做过一件对得起夫差的事,这次我成全你。这是你最后一次为他尽忠的机会。”勾践一挥手,叫人把伯嚭拉出去杀了。

  勾践灭了吴国,又约齐、晋、宋、鲁等国会盟,成了春秋时代最后一个霸主。这个霸主之梦,曾经是死去的吴王夫差破灭了的梦,现在由勾践变成了现实。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