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名人故事 > 独眼暴君

独眼暴君

发布时间:2015-12-31 09:58内容来源: 帝王故事作者:admin

  在公元304年到公元439年期间,中国北方先后存在过一些封建政权,历史上称为十六国。
  十六国中有个前秦,前秦的君主叫苻生。这人生来就一只眼,他最忌恨别人说他的缺陷,恨不得天底下所有的人都像他一样成独眼龙才好。
  他8岁时的一天早晨,跟随祖父苻洪到花园里玩耍,祖父跟他开玩笑说:
“我听说一只眼的孩子哭的时候只淌一行眼泪,不知是真是假?”
  苻生听了气得脸色发紫,“刷”一声拔出身上的尖刀,对准自己那只瞎眼就是一下子,一股鲜血顺着脸颊流下来。祖父吓坏了,他却歇斯底里地吼道:“这也是一行泪吗?”
  祖父苻洪气得七窍生烟,举起马鞭狠狠地抽打这个凶残的小孙子。以为揍他几下,他一生气,逃走也就算啦。谁知苻生不哭也不叫,像钉子一样站在那里,眼里射出阴冷冷的光。
  苻洪又一次举起马鞭,只听苻生大叫道:“我喜欢被刀砍,不喜欢挨鞭子!”
  苻洪见他这种犟脾气,便对他的父亲苻健说,这孩子如此狂暴,干脆趁早杀了,免得将来惹出大祸。苻健也觉得有道理,抽出佩刀要杀苻生,苻生的叔父急忙拦住说:“杀不得!杀不得!毕竟是孩子,教育教育,长大了自然会改好的。”
  苻生渐渐长得魁悟有力,天天跟在拳师后面习武。他的武艺一天比一天高强。他力大无比,竟徒手活捉过一头金钱豹,受到人们的赞扬。他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当时正是西晋永嘉年间,各族的部落首领们聚会,一致推举苻洪做了盟主。苻洪心怀大志,一心想建立自己的政权,就找军师麻秋谋划,麻秋看他心怀异志,就设计把他毒死了。第二年,他儿子苻健占据关东,建部长安,定国号为。“秦”,就是十六国中的前秦。
  苻健称帝后,关心民间疾苦,减轻赋税,搜罗人才,在历史上是一位较为开明的君主。苻健病死之后,苻生即位,成了一国之主,但他凶性未改,滥杀忠良,只要看不顺眼的人,一概杀死,国中各部族渐渐地都离心离德了。
  苻生喜欢饮酒游猎,每次上朝总带着硬弓利刃接见文武大臣。看着苻生的座位旁边排列着锯子、锤子、钳子、凿子等,大臣们一上朝就两腿打颤,生怕哪里得罪了这个暴君,落得碎尸万段的下场。
  苻生即位不到3年,先后杀了500多人,弄得朝廷上下,文武百官惶惶不可终日。
  有一年重阳节,苻生在太极殿大摆宴席,指定尚书令辛牢为酒监,让群臣陪他喝酒取乐。开始时大家都硬着头皮强颜欢笑,一杯杯往肚里灌。酒过三巡,一个个喝得面红耳赤,渐渐忘了骇怕,开始高兴起来。辛牢使出全身解数,为众人劝酒,一些人喝醉了,支持不住,倒在座席上,还有几个年老的大臣一看苗头不好,干脆装着醉倒,还有许多人硬撑着坐在那儿。苻生看见还有人没喝醉,气得把酒杯往地上一摔,大骂酒监辛牢道:“为什么不给这些人多灌些酒?还让他们坐着不倒!”
  苻生一边吼着,一边拉开弓,搭上箭,对准辛牢一箭射去,那箭正好射在辛牢的肚子上。辛牢顿时倒在席上,浑身抽搐,一会儿就咽了气。
  “继续喝!”苻生把手一抡。
  大臣们眼见此景,个个吓得灵魂出窍,谁还敢用酒杯,干脆捧起了大碗,有人竟然抱着酒坛咕嘟嘟直往肚里灌。不消片刻,所有的人都烂醉如泥瘫倒在地,有的帽子掉了,有的衣服上吐得一塌胡涂,有的赤脚乱跳。苻生看看这个,瞧瞧那个,高兴得手舞足蹈,呵呵大笑。他觉得今天这酒喝得太过瘾了。
  苻生还有一个爱好,就是扒掉牛马羊的皮,拔光鸡鸭鹅的毛,再把它们放到庭院里,欣赏它们惨嚎乱窜的情景。天长日久又看腻了,他就用人来代替那些家禽来看,常常剥掉人的面皮,让他们唱歌跳舞,引以为乐。
  这年3月,正是春耕之际,由于连年战乱,劳动力严重不足,许多田地无人耕种,一片荒芜。这天,苻生游猎路过渭桥,嫌桥面太窄,提出要扒掉重修。叫大臣在京师周围征集两万民夫。身旁的大臣程肱进谏说,这样会妨害农业生产,不如等冬闲时再修。苻生两眼冒火,二话不说,抽出佩刀朝程肱砍去,一刀就把他宰了。
  苻生胡作非为,使得朝野鼎沸,怨声载道。自然也有许多指责和诅咒传到他的耳朵里,他便下诏说:“我受皇天之命,统治天下。继承大位以来,不过只杀了千把人,就有人骂我残酷暴虐,实在荒唐!街市上行人摩肩接踵,杀掉一些有什么稀奇!以后我偏要实行更严厉的刑罚,看能把我怎么样!”
  由于战争频繁,田地荒芜,使得人口急骤下降,长安一带都有成群的虎狼出没,它们白天盘踞在道路上,晚上竟敢往老百姓住的房屋里钻,而且不吃牲畜,专门吃人,一年多的时间里,就有700多人被吃掉。人们吓得不敢出来耕作,许多田地都长满齐腰深的荒草。群臣出于对百姓的关心,就把这事报告给苻生,请求准许向上天祷告一下,以消除这场灾祸。苻生听了,不以为然地说:“有什么奇怪的,野兽饿了就要吃人,饱了自然不吃,何必祷告?”还说,这是因为人世间犯罪的人太多,上天来帮助杀掉他们,这是件大好事。
  有一天夜里,荷生梦见一条大鱼在河边浅水滩上吃水草,可巧,当时长安城里流传一首歌谣,其中一句是“东海大鱼化为龙”。苻生把这两件事合在一起联想,疑神疑鬼,心神不宁。朝中有个太师,封为广宁公,名叫鱼遵。一天早朝,还没站定,苻生突然下令,把他一家老小全部斩草除根。太师高喊:“我有何罪?”苻生冷冷一笑:“只因你姓鱼!”
  只因自己的姓偶然应了国王的一个无聊的梦,便无端成了刀下之鬼。杀了鱼遵,荷生仍不甘休,又传旨把全国姓鱼的通通处死,弄得姓鱼的几乎绝代。
  一个冬天的早上,荷生忽然觉得肚子发胀,就召来太医给他看病。这太医的医术相当高明。诊断后,就对苻生说:“陛下没别的病,可能枣子吃多了。”
  苻生瞪着眼反问他:“你又不是圣人,怎么会知道我吃了枣?一定是有人告诉你,来人哪!”于是,不容太医申辩,便将他推出去斩首了。
  因为自己瞎了一只眼,荷生最忌讳别人提到这事,凡是与此相关的字,诸如“残、缺、偏、少、无、只”等,一概不许说,偶尔触犯这类忌讳而被杀死的文武官员,多得不可胜数。
  苻生因为杀人太多,常常有些心惊肉跳,这天,他召来一些官员问道:
“你们在外面听别人都是怎么说我的?”大臣纷纷下跪,不敢作声。他见无人回答,就问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文官,文官揣摸他的意思,就回答说:“陛下圣明,赏罚公正,天下人都称颂太平。”
  苻生心想,他是在讨好我呢!马上下令将那文官拉出去砍了。他又问一武官,武官有了文官的教训,不敢再一味说好听的,就说:“陛下的刑罚稍微严厉了一点,只是稍微。”
  苻生又发怒了,大声道:“你这是在诽谤我!”
  于是,将这武官也拉出去砍了。
  没几年,朝中功臣,皇室亲戚,都被他杀得七零八落。群臣个个惶惶不可终日,度日如年地在朝里忍受着煎熬。
  苻生的堂弟苻坚,封为东海王,看到苻生这样残忍暴虐,就暗地里招贤纳士,网罗了一大批人才,发誓推翻这个暴君,由自己继位。但由于惧怕苻生的勇力,一直不敢轻易动手。一天早上,苻生无意中对服侍他的婢女说:
“阿法兄弟也不可信任,明天一定要把他除掉。”
  阿法就是苻坚的哥哥苻法,封为清河王。侍婢偷偷地把苻生的话告诉了苻坚和苻法,两人大吃一惊,都认为事不宜迟,立即率领几百名壮士攻入皇宫。守卫将士都个个拍手称快,马上倒戈投降,加入了苻坚的队伍。苻坚一直杀到苻生的床前,这个暴君还在醉卧之中,看到这么多人吆喝着闯了进来,惊奇地问左右:“这是些什么人?”
  有人回答:“是强盗。”
  苻生发怒了:“为什么不跪拜?”
  士兵们哄堂大笑,不由分说,将这家伙捆押起来。不多久,终于将这个手上沾满鲜血的暴君脑袋割了下来,让他落得个身首异处的可悲下场。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