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名人故事 > “历险国王”侯赛因

“历险国王”侯赛因

发布时间:2015-12-31 10:03内容来源: 帝王故事作者:admin

  作为一国之主,遭遇谋杀阴谋次数最多的,莫过于约旦哈希姆王国国王侯赛因。约旦王国地处中东,是世界上最敏感、最动荡、最具爆炸性的地区之一。侯赛因自17岁继承王位以来,就好像坐在火药桶上,时时处于危险之中。他屡遭危难,遇刺的次数多得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面对死神,他无所畏惧,泰然处之,总是化险为夷,死里逃生。因此,人们称他为大难不死的
“历险国王”。
  1935年11月14日,在约旦这个沙漠王国的安曼王宫里,、一个男孩呱呱出世了。他就是侯赛因。王国的统治者、侯赛因的祖父阿卜杜拉,自豪地驱车穿过安曼欢呼的人群,前往情真寺,感谢真主赐给他长孙。
  老国王阿卜杜拉对侯赛因寄予厚望,自小便着力培养。因为侯赛因的父亲、王储塔拉勒生性羞怯,性格内向,又患有精神疾病,难以成为强有力的统治者。侯赛因14岁时,阿卜杜拉就把孙子送到亚历山大的维多利亚学院。这是一所英国公立学校,既教阿拉伯文,又教英文。侯赛因在那里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学校放假的时候,老国王就把侯赛因带到身边,一起会见来访的客人,一起参加重要会议。侯赛因还时常给祖父当翻译,将英语翻成阿拉伯文。就在这耳濡目染之中,侯赛因学会了许多治理国家的本领。
  1951年7月,中东处于极其动荡之中。7月16日,黎巴嫩总理里亚德在与阿卜杜拉会谈以后,驱车前往安曼机场。在途中,一辆汽车突然从后面追上来,车上的机关枪朝他乘坐的汽车一顿猛射。里亚德总理当场丧命。
  4天后,虔诚的阿卜杜拉国王坚持依惯例参加在大清真寺举行的星期五祈祷。他的大臣和朋友们极度不安,纷纷进谏劝他取消计划,尤其不能去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因为阿克萨清真寺在耶路撒冷众多清真寺中是知名度最高的,前来祈祷的人最多,也最容易发生不测。但固执的老国王不为所动,以一句古老的阿拉伯谚语作答:“死生有命,在劫难逃”,坚持要去阿克萨清真寺。
  阿卜杜拉邀请几个朋友陪他前去,但那几个人部被前几天发生的黎巴嫩总理遇刺案吓破了胆,一个个都托辞谢绝了。老国王气愤地把这几个人骂了一通,然后问年仅15岁的孙子侯赛因:“你愿意和我一道去吗.我的孩子?”侯赛因郑重地点点头:“我当然愿意!爷爷,和您的生命相比,我的生命算个了什么!”
  实际上,大臣和朋友们的担心不无道理,一个刺杀阿卜杜拉国王的阴谋正在暗中策划着,而行刺地点就选在阿克萨清真寺。
  7月19日下午,侯赛因与祖父一起去那路撒冷。他们先到安曼机场,为约旦空军的第一批飞行员颁发“空军徽章”。侯赛因穿的是军服,因为阿卜杜拉刚任命他为名誉上尉,以表彰他在维多利亚学院击剑比赛中取得了优异成绩。
  7月20日星期五一早,侯赛因与祖父在耶路撒冷郊区别墅进早餐时,祖父见他身着便服,就问他为什么没穿军装。侯赛因不禁愕然,说他已经把军装送回安曼去熨烫了。老国王坚持道:“你必须穿军装,立刻派人把它取回来!”侯赛因在老国王的督促下,将军装取回后换上,并特地佩戴上一枚徽章。随后,他们才前往纳布卢斯市。在那里度过上午后,中午再赶到阿克萨清真寺祈祷。他们与纳布卢斯的市长一起喝咖啡时,市长建议国王这一次就在纳布卢斯的清真寺作祈祷,但国王执意不肯。
  他们返回了耶路撤冷郊区别墅。这位年已69岁的老国王阿卜杜拉似乎预感到此行是他在地球上的最后一次旅行,他对陪同者说:“侯赛因是我们家族的杰出者,他是我的王朝的延续人。”接着他又说:“如果我命中注定很快要死,我却希望让一个小人物射中头部。这是最轻松的死法,我宁肯这么去死,也不愿变得老态龙钟,成为一个负担。”
  中午时分,老国王和侯赛因在大批王宫警卫人员的簇拥下,来到阿克萨清真寺。寺外街道上布满军队和特工人员。阿卜杜拉刚下车,警卫人员就将他紧紧围住,但阿卜杜拉国王大为不快,喝令警卫后退几步,并要求仪仗队不要停在清真寺外面,因为在这个神圣的地方这样做是不适宜的。
  在清真寺人院,阿卜杜拉不时停下来,与前来祈祷的人们交谈几句。当他要踏上清真寺的台阶时,他又不客气地命令警卫再次后退,自己则率先进入清真寺大门。侯赛因紧随其后。清真寺的老教长在里面迎上前来,准备吻国王的手。
  然而,老教长未能如愿。一个青年突然从大门后闪了出来,手里握着左轮手枪。他冲上去,把枪口对准阿卜杜拉的头部。“嘭”地一声枪响,国王身体晃了晃,倒卧在侯赛因的脚边。刹那间,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杀惊呆了,顿时乱作一团。陪同国王来的人慌慌张张地竟相逃命。只有年轻的侯赛因勇敢地向夺路逃跑的凶手冲去。王宫警卫人员也随之一起上来。凶手见无路可逃,突然掉转身,与侯赛因面对面而视,把手枪对准侯赛因的胸膛。侯赛因见事不妙,赶紧一闪身,但这时枪已响了,产弹不偏不斜,正好打在侯赛因所佩戴的那枚徽章上,迅即又弹掉了。侯赛因向后摇晃了一下,很快便恢复镇定,一切都安然无恙。警卫们一拥而上,连发一阵子弹,将凶手击毙。侯赛因和几个警卫,赶紧用地毯做成的临时担架把阿卜杜拉抬往医院。但一切都无济于事了,老国王已经归天。侯赛因极其悲痛,同时又万分感激祖父,是祖父坚持要他穿上军装、佩戴徽章,才使他幸免于难。这枚徽章侯赛因一直珍藏着,并称之为“救命的徽章”。
  几个星期后,侯赛因的父亲塔拉勒登基称王,而侯赛因则成了王储,并转到英国哈罗公学去读书。
  1952年8月,年轻的侯赛因在母亲和弟妹们的陪伴下,到瑞士度假,住在日内瓦湖畔的“美丽湖滨饭店”。8月12日,侯赛因的母亲和家里人都外出买东西去了,只有侯赛因一个人呆在饭店里。不知是心灵感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天一大早,他就总觉得有什么事似的,母亲邀他上街,他不去;叫他到湖边散步,他也不去。
  正当他倚窗远眺湖上景色时,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一个饭店女招待用银盘托着一封信,恭恭敬敬地递给侯赛因。侯赛因心里一惊,该不是“继位通知书”吧,我还要上学呢!注目一看,信封上赫然写着“侯赛因国王陛下亲启”!虽然他早已是王位继承人,但真正被人称为“国王陛下”,这还是第一次。但这对还不到17岁的侯赛因来说,却是件喜忧参半的事。因为他今日正式继位为国王,便意味着父亲逝世或者重病不能履行国王职责了。
  侯赛因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信是首相阿布勒·胡达写来的,内容简单明了:“我遗憾地禀告您,您的父亲因病不能亲政,现已正式退位。参众两院已作出决议,从即日起,您就是我们约旦哈希姆王国的国王。希望您能尽快回国履任。”
  原来,侯赛因的父亲塔拉勒在继承王位后,不堪治理国家的重负,精神病时有发作,且越来越重。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约旦议会根据宪法赋予的权利,被迫决定:让因病无法执政的塔拉勒国王退位,由他的儿子侯赛因继承王位。塔拉勒平静地接受了议会的要求。就这样,还在学校读书的侯赛因,成了约旦王国的新国王。
  两天后,载着新国王的专机在安曼的马弗拉克机场着陆了。约旦满朝文武都冒着酷暑迎候在飞机舷梯旁,还摆上了仪仗队。初次检阅仪仗队的侯赛因,很是不自在。不是不知道回礼,就是合不上领阅官的步伐。好不容易捡阅完仪仗队,又开始与20多位国家要人握手、道安。礼毕,他便一头钻进国王座车。从机场到安曼市内的街道两旁,挤满了热情的臣民。所到之处,人们夹道欢呼:“侯赛因国王万岁!”看到这情景,年轻的侯赛因一扫原先那种担心、紧张的感觉,而陶醉在担当一国之主的无比荣耀和尊贵之中。
  然而,侯赛因继承的王位,却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王位。从50年代到80年代,中东和约旦的局势极其动荡,针对侯赛因国王的暗杀活动不下数十次,但他每一次都幸免干难,闯过了一道又一道鬼门关。
  自从侯赛因的祖父被刺身亡后,侯赛因的母亲泽扬太后老是担心他可能遇刺或者因车祸而丧生,因此,侯赛因听从母亲的劝告,总是随身带着一把自卫的手枪。
  1954年秋天的一个晚上,侯赛因又一次遭遇到枪击。那天晚上,他与舅父谢里夫·纳赛尔在参加一次宴会后,分乘两辆相同牌号的汽车返回安曼王宫。在绕过一个荒凉山区的拐角时,坐在前面一辆车的谢里夫突然发现迎面开来一辆汽车,司机猛打方向盘,向一旁躲闪,车子一头栽到路旁沟里。跟在后面的侯赛因,也猛地刹住了车。谢里夫惊惶不安地刚钻出他的汽车,对面开来的汽车已开到跟前。车上的一帮歹徒掏出手枪,朝谢里夫的汽车就是一阵扫射,打得车身满是窟窿。接着,歹徒们又对国王的汽车开了枪,然后这伙人就驾车疾驰而去。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两部汽车一共挨了30多枪,但侯赛因、谢里夫以及随从们部安然无恙,一个也没有受伤。
  在1957年和1958年,侯赛因连续经历了好几次政变阴谋。在那些日子里,到处都在议论着叛乱的消息,每天早上,人们一醒来就担心会听到国王被暗杀的广播。侯赛因一直走在刀刃上,但他以娴熟的政治技巧和坚决果断的措施挫败了一个个妄图推翻他的阴谋。
  到了1958年11月,国内外局势似乎有所好转,侯赛因决定去瑞士度假,以松弛一下过于绷紧的神经。从联合国得来的消息证实,经过叙利亚领空的飞行已经恢复正常。于是,侯赛因国王决定亲自驾驶一架约旦皇家空军的鹞式飞机前往瑞士。生性喜爱冒险的侯赛因,在年仅17岁时就学会了开飞机,他经过多年飞行,驾机技术已经十分娴熟。
  11月10日上午8点20分,侯赛因驾驶的这架飞机起飞了。同机的有他的舅父谢里夫、皇家专机驾驶员达格利什以及将飞机从瑞士送回来的两名空军飞行员。飞行计划事先已按惯例与即将飞越的国家的航空管理站联系过,并获得许可。
  半小时后,飞机飞临叙利亚领空,经与大马士革航空管理站联系,得到许可,并给予导航。一切看来均很顺利。眼看快到叙利首都大马士革了,突然从大马士革航空管理站传来令人吃惊的命令:“你们没有办妥飞越领空的手续。你们必须在大马土革降落。”很显然,大马士革方面变卦了。这不大可能是航空管理站作出的决定,背后一定有什么政治因素。侯赛因立即与安曼的空军总部联系,总部请他们赶快飞回约旦。于是,侯赛因虚晃一枪,告诉大马士革,他们正在空中盘旋,等候降落,接着一面关掉无线电,防止叙利亚人追踪,一面掉转机头,降低飞行高度.几乎贴近地面飞行,下让地面雷达发现。侯赛因估计20分钟就可以重新返回约旦境内。
  几分钟后,大马上革方面发现侯赛因不肯降落,马上派出两架米格17喷气式战斗机升空拦截。侯赛因早就料到了对方这一手,再次降低飞行高度,紧贴地面飞行,离地高度仅有20英尺。这样,适于高空飞行的喷气式飞机就很难发现他。但是,狡猾的叙利亚飞行员在空中搜索了两分钟后,还是发现了他们,并且事先不发出迫降信号,便向他们俯冲下来。在这危急关头,侯赛囚又使出一计:最大限度地降低飞行速度,每小时只飞150公里,以便急转弯,与对方周旋。而米格飞机速度快,转弯的角度要大得多,它们每次向鹞式飞机冲来时,总是超过了目标,一惊而过。就这样,东躲西藏,好似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好几次侯赛因的飞机只差几英尺就要撞到山丘上,差一点机毁人亡。
  叙利亚的飞机并没有开火,如果开火,侯赛因早就没命了。也许大马士革方面认为,打下一架正在作和平飞行的国王座机,在联合国很难解释得通,他们只是希望把侯赛因逼到地上去,如果撞得机毁人亡,就可说成是一桩意外的飞行事故。但想不到,侯赛因国王在专机驾驶员达格利什的协助下,飞行技艺非常高超,非但没有撞地,而且逃回了约旦。经历了20多分钟的紧张飞行后,地面上终于出现了约旦国旗。这时,叙利亚米格飞机才停止追击,灰溜溜地返回大马士革。事后查明,这起空中谋杀事件是侯赛因的政敌与叙利亚反侯赛因的势力串通一气干的。
  飞机飞回安曼,侯赛因国王像凯旋的英雄一样受到欢迎。人们从安曼电台听到国王空中遇险后安全返回的消息,纷纷涌到王宫,向国王欢呼,庆贺他又一次从死神魔掌中奇迹般地逃脱。
  1959年2月,侯赛因去美国和欧洲访问前夕,情报部门侦破了一个企图政变的阴谋:武装部队总参谋长萨迪克。沙拉将军和卡西姆准将等一批高级军官妄图推翻现政府,政变的预定时间是3月15 日。侯赛因不露声色,坚持出访计划,并决定带萨迪克一道前往。萨迪克百般推托想留在国内,但侯赛因仍坚持把他带在身边。在访美期间,参与政变阴谋的军官一个接一个地捕,而萨迪克一点也得不到同伙的消息,变得坐立不安。国王一行一到伦敦,萨迪克要求留在英国住院做外科手术,但侯赛因拒绝了。国王5月21日回到约旦时,萨迪克就立刻被捕入狱,一起政变阴谋就这样被粉碎了。
  兵变失败了,但针对侯赛因的暗杀事件却有增无减。很明显,那些想搞掉侯赛因的人改变了他们的策略。
  侯赛因继位后,一直住在巴斯曼宫。宫里养着许多猫。侯赛因很喜欢这些可爱的动物,经常吩咐宫中的厨师把猫喂饱养好。有一天,侯赛因在宫中庭园里散步,突然发现有3只猫躺在路边草丛里,一动也不动。他起先还以为是猫在睡懒觉,过去一看才知道是3只死猫。对此事,侯赛因国工好生奇怪,便亲自进行调查。宫中几位厨师和警卫人员向他报告说,他们在前两天就发现过十几只死猫。他听后大为惊讶,立即派人去查个水落石出。原来宫中有个名叫艾哈迈德·纳纳的厨师被人用重金收买了,要用毒药毒死侯赛因国王及其全家。但这位厨师缺乏作案经验,他弄不清究竟需要多少毒药才能毒死国王,于是,他就决定先拿宫中这些猫作试验,等掌握确切的用量再下手。案发后,这位厨师被捕入狱。过了些日子,侯赛因国工作完礼拜从清真寺出来,看到一个手持古兰经的小姑娘。小姑娘原来就是在宫中投毒的厨师纳纳的女儿,她奔到国王跟前苦苦哀求,请求赦免她的父亲。侯赛因见小姑娘可怜,便大发慈悲,下令释放了这位厨师。
  “死猫”事件过后不久,侯赛因又接连几次遭遇暗杀阴谋。
  1960年8月 29 日中午11点,约旦首相府被炸,侯赛因的密友。首相马贾利及10名首相府工作人员被炸死。当时,侯赛因国王正在附近视察一所大学的新址,他听到南面仅一英里外传来的爆炸声,十分震惊。不久,便获悉首相马贾利遇害的消息,侯赛因连忙拿起手枪,驱车前往首相府。途中,他被闻讯赶来的国防大臣和武装部队总司令拦住了。他们力谏国王不要到出事现场,以免发生意外。侯赛因接受了建议,掉头返回王宫。果然,过了十几分钟,在首相府又发生了第二次大爆炸。这次爆炸破坏性更大,死伤的人员更多。
  当晚,侯赛因国王成立了首相府被炸事件调查委员会。调卉结果表明,此案系国外反侯赛因势力所为,约旦情报局局长也涉嫌其中。阴谋者经过周密观察,作出了精心安排,两名凶手在首相府偷偷地安放了两颗爆炸力极强的定时炸弹。第一颗定对炸弹暗放在首相办公桌抽屉里,结果炸死了马贾利首相。第一颗定时炸弹则安放在首相办公室隔壁的会议室里,其目标是针对侯赛国国王的。阴谋者很清楚,根据侯赛因国王的性格和一贯做法。以及他与首相马贾利的亲密关系,他只要听到首相被炸死的消息,肯定会立即亲赴现场,调查案情,并为首相处理后事。据此,凶手将第二颗定时炸弹的爆炸时间定在第一颗爆炸后的一小时左右,这样一来,国工到首相府后不久,第二颗炸弹便会爆炸,国王必死无疑。从而达到既炸死首相又炸死国王一箭双雕的目的。但出乎意料的是,侯赛因在途中被拦,他听从了劝告,并没有去出事现场。谋杀者的阴谋未能得逞。
  几个星期后,侯赛因国王得到一份情报,有人要在王宫里暗杀他,但谋杀者是谁尚不清楚。王宫卫队长劝他暂住宫外,一来免遭不测,二来也可在宫中进行彻底检查。侯赛因同意了,就住到王宫附近的老友雷诺夫妇家中。
  当晚,侯赛因国王的鼻窦炎发了,他叫雷诺到宫中去取他的衣服,顺便带两瓶滴鼻药水来。雷诺从宫中国王浴室里取回药水后,侯赛因拿了一瓶没用过的药水,然后叫雷诺夫人把另一瓶只剩一半的药水倒掉。雷诺夫人刚把那半瓶药水倒在塑料水槽里,立即发现药水沸腾起来,一股刺鼻浓雾从水槽中升起,几乎把水槽烧了一个洞。她赶紧把这个情况报告侯赛因,幸好国王尚未使用滴鼻药水。经过化验证明,药瓶里装的根本不是什么滴鼻药水,而是一种剧毒的化学毒剂。后来查明,是王宫中的一个侍从人员被外人收买,想采用这种办法毒死国王。谁想到,幸运的侯赛因又一次躲过这次暗害阴谋。
  60年代末70年代初,中东地区战火不断,侯赛因国王又经历了他一生中十分困难的时期。在这段时期,他又遭到数次暗示,但都死里逃生了。
  1969年6月9日,侯赛因国王听到有人袭击政府的情报总局,不禁怒火中烧,他不顾大臣们的劝阻,执意要亲自去看一下。他坐在司机座位的旁边,怀里还抱着一支自动步枪。为保证安全,3辆满载士兵的吉普车在国王座车的前后护卫。当来到一个十字路口时,车队被一排路障拦住。前面一辆吉普车上的士兵立即跳下来排除路障,正在这时,枪声大作,原来是中了埋伏。在袭击者猛烈的人力下,护卫士兵一死一伤,其他士兵赶紧跳入路边的壕沟,举枪还击。
  侯赛因国王毫无惧色,端起自动枪通过车窗朝袭击者射击。他的舅父谢里大·纳赛尔急得连声大喊,叫国王赶快下车。侯赛囚似乎在梦中一样,一点儿也听不到人们的叫喊,继续射击着。过了两分钟,他这才像大梦初醒,打开车门,一个跃身,跳进路旁的壕沟。车上的卫队指挥官也随后跳下车,跃向壕沟,重重地跌在国王的身上,扭伤了侯赛因的腰。在卫队的一阵猛射之后,袭击者丢下了8具尸体,开始撤退。直到大家都觉得安全了,国王才队壕沟中出来,上车返回王宫。在王宫门前,侯赛因受到皇家卫队的热烈欢迎,但由于腰部扭伤,国王不得不在床上躺了3天。这次伏击据说是外国敢死队和约旦几个反叛军官共同策划的,可最终没有达到目的。
  1970年9月1日,侯赛因国王去安曼机场接他的女儿阿利亚公主。为防止遭到伏击,他的车队没有经过安曼的中心区,而是绕道而行,但仍然遭到狙击。看来,他的行车路线一定是有人泄露给了他的政敌。
  当时,国王的车队行驶到一条很窄的山路上,前面是个急转弯,突然,从正面的山坡上射出了一排子弹。很显然,又遭到了伏击。车队被迫停下,侯赛因国王和他的弟弟穆罕默德亲王。在卫队的扩卫下,躲进了路旁的一座房子。由于对面山坡上居高临下的火力十分猛烈,国王和卫队困在这所里动弹不得。随着天渐渐黑下来,情况越来越糟糕,必须尽快逃脱,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皇家卫队队长立即集中十几名士兵,一阵暴风雨般的猛射,压住了山坡上的火力。两名卫兵乘机跑过去启动了国王的座车,开到房子的后门。然后在火力的掩护下,载着侯赛因国王从原路返回。不久,增援部队赶到,穆罕默德亲王和皇家卫队才在部队的掩护下逃回王宫。
  进入80年代,侯赛因国王又遭到几次暗杀阴谋。国外的政敌甚至准备用地对空导弹,击落侯赛因的座机,幸亏知情者事先通知了侯赛因,阴谋者的计划才破了产。
  就这样,侯赛因国王一次又一次躲过了谋害他的众多阴谋。他已经习惯了在危险中生活,始终对谋杀活动无所畏惧,在他回首往事时,他常常如数家珍般回忆起这些暗杀阴谋,像讲惊险故事一样绘声绘色,并诙谐地把自己称之为惊险故事中的主人公。侯赛因这个勇敢的“历险国王”自1953年登基以来,虽历经无数次危险,至今却已稳坐江山40年,成了中东地区少数几个执政最长的政治人物之一,被世人誉为九死一生的传奇式人物。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