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名人故事 > 哈桑国王历险记

哈桑国王历险记

发布时间:2015-12-31 10:03内容来源: 帝王故事作者:admin

  摩洛哥地处非洲大陆西海岸,北靠地中海,西临大西洋,与欧洲的西班牙以直布罗陀海峡隔海相望。由于它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法国、美国等国多次策划兵变,妄图在摩洛哥扶植他们的代理人。为此,摩洛哥国王哈桑二世一生中遭遇过多次危险,迎接过无数次挑战。所以他写的回忆录,书名就叫作《挑战》。
  摩洛哥是个古老的国家。早在12世纪,在摩洛哥的首都拉巴特,就建立了穆瓦希德王朝。
  17世纪时,摩洛哥建立了阿拉维王朝。哈桑二世的父亲苏丹优素福就是阿拉维王朝的第十六位君主。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摩洛哥是法国的保护国。战后,苏丹优素福顺应人民的愿望,于1950年向法国提出备忘录,要求独立。可是,法国政府非但不予理睬,反而在1953年提出所谓“改革计划”,妄图把摩洛哥并入法国。优素福不肯屈服,拒绝在协议上签字。这年的8月20日,法国策动摩洛哥封建主格拉维发动军事政变,胁迫苏丹优素福退位。法国的坦克部队参与了兵变阴谋,直接包围了摩洛哥的王宫,用冲锋枪押着优素福父子三人登上法国军用运输机,把他们放逐到科西嘉岛,后来又转到马达加斯加岛。父子三人在放逐地过了两年寂寞的日子。
  1955年8月,法国政府慑于摩洛哥人民的强烈反对,不得不送优素福父子回国复位。1956年3月,法国承认摩洛哥独立。第二年8月,改国号为摩洛哥王国,优素福的称号也改为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五世。王储哈桑王子以总参谋长身份指挥全国武装部队。
  1961年,穆罕默德五世逝世,哈桑二世继位。当时,哈桑国王年仅32岁,风华正茂。他实行铁腕统治,大力整顿国政,颇有建树,但也惹起政敌的仇恨。他们在国外敌对势力的支持下,秘密策划了企图推翻哈桑国王统治的军事政变。
  哈桑二世有好几座豪华的王宫,有两座在首都拉巴特。其中一座在拉巴特郊外,叫斯基拉特宫,是国王避暑的夏宫。
  1971年7月10日是星期六,也是哈桑国王42岁生日。哈桑国王特地在斯基拉特宫举行盛大的生日宴会。前来祝寿的宾客有1200多人,其中包括政府官员、各国驻摩洛哥的外交使节、社会名流,以及国王在本地和世界各国的朋友等。
  在午宴后,哈桑国王为了表示友善,破例一一接见了大家。然后,一些客人去玩高尔大球,一些客人到海滨游泳,还有些客人则坐在王宫花园的棕榈树下,品尝着凉台上的美味佳肴。
  将近傍晚6点钟,宾客们又聚集在花园里。穿着漂亮的摩洛哥服装的招待们,频频地给各位宾客送来清凉饮料。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阵阵“噼哩拍啦”的枪声,但绝大部分宾客并不在意。他们以为,在王宫里响起的枪声,或许是生日庆典活动中安排的一个节目,或许根本不是什么枪响,而是招待员们正在燃放鞭炮。直到发现客人中有人被冲锋枪于弹击中而倒毙时,人们这才恐慌起来,拼命地四处奔跑。顷刻间,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军人冲进王宫,占领了花园。
  原来,这是王室军事处主任马德默赫将军策动的军事政变。事前,他同阿赫穆穆陆军军官学校校长阿巴布上校密谋,联络了另外3个将军和4个上校,以两个连的伞兵和军官学校学生作为政变的主力部队。
  国王生日这天上午,1400名军校学生和两个连的伞兵以实弹演习为名开拔到郊外。下午,阿巴布上校突然宣布斯基拉特宫发生了叛乱,命令军校学生和伞兵立即奔赴王宫镇压。刚到王宫大门口,马德默赫将军便率领伞兵向宫内猛冲,打死了几十个卫兵。接着自扑花园,朝参加生日宴会的宾客扫射,当场打死100多人,打伤近200人。伞兵们命令客人们不准叫喊,准备全部押上卡车送往城区。尽管叛乱者一再声称,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但人们一想到周围躺在地上的数以百计的死伤者,便意识到这个保证不过是骗人的鬼话。
  伞兵们冲进王宫的内室,围住了国王哈桑。但是,哈桑二世临危不惧,镇静他说出了自己的最后愿望:想与家人见见面并告别。
  叛乱者同意了。国王哈桑向家人所住宫中一幢房子走去。一群伞兵紧跟在他后面。刚踏进大门,倒王突然躲到一个大石柱背后,枪声响了。兵变者和皇家卫队之间展开了激战。马德默赫将军被乱枪击中,当场毙命。顿时,叛军乱作一团,纷纷抱头鼠窜。阿巴布挥舞着手枪,拼命组织反扑。在皇家卫队以及效忠国王的援军的两面夹击下,叛军节节溃败。这时,哈桑国王亲自拿起话筒向叛军喊话:“士兵们,我是国王!我以先知的名义,命令你们停止射击,放下武器!”士兵们被国王的权威镇住了,纷纷缴械投降。阿巴布和其他几名叛军将领也被抓获。
  哈桑二世经历了4个小时的险境,终于粉碎了政变阴谋,转危为安了,未遂政变之后,哈桑国王立即任命内政部长乌弗基尔将军为摩洛哥武装部队和警察的总司令,并担任专门调查此次未遂政变的特别委员会主席。
  然而,国王这回却选错了人。乌弗基尔将军实际上是此次米遂政变的幕后总指挥。他组织的特别委员会立即着手掩盖事件真相的行动。一方面,委员会一口咬定叛乱的头头就是马德默赫将军,而他已被击毙。另一方面,对参与政变的主要头目杀人灭口,委员会根本就不组织法庭,未经审判就扯下阿巴布上校等几十名暴动头目的肩章,并立即叫他们面对围墙站好,一阵枪响便将他们处决了。
  哈桑国王对乌弗基尔将军这种先斩后奏的作法很不满意,因为在摩洛哥,他是一国之主,一切都应由他决定,而乌弗基尔这种擅作主张的举动,对国王来说,既突然,又不体面。但哈桑国王一时又找不到其他合适人选,只好暂且忍着。
  谁料到,乌弗基尔早已与美国中央情报局搭上了关系,此次未遂政变就有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工插手。时隔一年后,便再次发生了一场旨在推翻哈桑国王统治的军事政变。
  1972年7月初的一个晚上,身兼摩洛哥内政部长和国防部长两个职务的乌弗基尔将军,悄悄地驱车来到法国圣克卢德的一座别墅。与他秘密会晤的,有路过法国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理查德·海蒙斯、副局长沃尔特将军以及中央情报局前领导人约翰·麦考纳。他们认为,在摩洛哥政变的时机已经成熟,决定利用7月底国王去法国旅行的机会,在国王返回的途中,用4架F—5喷气式战斗机,拦截他的波音727座机,迫使座机降落在他们所控制的克尼特拉空军基地。
  乌弗基尔非常了解国王,担心他在战斗机胁迫时不肯从命。所以他想出一个主意:一方面他让一架F一5战斗机装上弹药,但只是带演习用的假弹,以便在国上不服从命令时开炮威胁他就范;另一方面,由他去说服国王,以所谓假谋害行动骗国王上钩。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海蒙斯十分赞成这个方案,并责成中央情报局的专家约翰逊上校具体配合乌弗基尔将军落实这一计划。
  7月底的一天,乌弗基尔在哈桑国王动身前往法国的前夕,来到王宫晋见国王。一开始,他假惺惺地谈到,目前在宫廷和政府内存在着一些贪污腐化行为,这严重地损害了国王的威望,军队和人民对此十分关注。国上也有同感,问乌弗基尔有何办法。乌弗基尔趁机推出他的所谓假谋害行动。
  乌弗基尔试探性他说:“陛下,为了提高您的威望,我有一个想法,在您从法国返回时,我们组织一次假谋害行动,您意下如何?”
  “假谋害行动?”国王满腹狐疑但又颇有兴趣地问。
  乌弗基尔解释道:“您还记得一年前发生在斯基拉特宫的那场未遂政变吧?那次您以先知的威望征服了士兵,平息了叛乱,清洗了军队中的叛逆者,使军队和人民更加紧密地团结在您的周围。这不正是提高您威望的好办法吗?”
  国王似乎还有些不明白,乌弗基尔进一步说明道:“所谓假谋害行动,就是在您乘座机返回拉巴特时,我们的战斗机在途中拦截您,假装攻击您的座机,要求您的座机降落在指定的机场……最后您又以光知的威望挫败了这起谋害阴谋。这么一来,军队和人民出于对您的关心会更紧密地团结在您的周围,同时我们也可以借机逮捕几个对您的安全有害的家伙。”
  国王终于被说服了:“那就照你说的办吧!”
  1972年7月28日,哈桑二世到法国进行旅行。他结束同蓬皮杜总统的会谈后的第二天,便得到国内情况有些异常的情况。他决定提前动身回国。
  8月16日上午,国王带着20多个随从登上了波音727座机,启程回国。中午降落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西班牙外交部长洛佩·布拉沃在机场迎接,并与国王共进了午餐。进餐时,国上同布拉沃谈起摩洛哥的国内形势,并有意地向外交部长暗示了乌弗基尔事先安排的假谋害行动。国王说:“在以后的几个小时之内,您很可能会听到某些奇怪的事,不过,您不必担心,这并不要紧。”
  午餐后,哈桑国王一行又登上座机向摩洛哥飞去。大约下午3点多钟,飞机进入了摩洛哥领空。国王坐在驾驶员身旁,透过挡风的玻璃,凝视着前方蔚蓝色的天空,揣摸和等待着国防部长是如何安排那一场颇富戏剧性的假谋害行动的。
  下午4时许,国王座机飞过了丹尼尔上空。5分钟后,飞至拉巴特机场以北300公里处时,座机两侧出现了4架摩洛哥下一5战斗机。国王座机的驾驶员以为它们是前来迎接国王的仪仗护送机,便通过无线电试着与它们联系。
  但是,他所听到的回答却是一个粗暴的声音:“喂!我是空不少校库拉,我命令国王座机的驾驶员不准抵抗,立即跟随我们降落到克尼特拉基地,我们要进行检查!”
  国王专机的驾驶员大吃一惊:“您疯了!我们是国王的座机!国王就坐在我的身边!”
  F一5战斗机的领队机长库拉厉声喝道:“什么座机不座机,我不管!你必须服从命令!立即跟我们降落!”
  国王的驾驶员不得不向国王请示:“陛下,我们空军的战斗机告诉我,他们要检查陛下的飞机!我应当怎么办?”
  国王不以为然他说:“你继续飞你的,不管他!”
  驾驶员急了,连忙解释道:“但他们威胁着我们,强迫我们立即降落。”
  国王提高了声音,命令道:”保持镇静,继续飞!”
  库拉少校见国王专机不肯降落,便进一步威胁说:“立即服从命令,飞往克尼特拉空军基地,否则我们就要开火啦!”
  “别听他的!”国王依旧不以为然。
  库拉少校怒吼道:“再往前飞,我们就要开火了!”
  国王的驾驶员左右为难,声音颤抖着,说:“他们要开火了!”
  “不要紧张,要镇静!”国王确实不很紧张,因为他心中有数,这不过是弗基尔导演的一出戏。
  这时,库拉的战斗机向波音727飞机的前方发射了一发炮弹,以示警告。
  哈桑国王心想:“这场表演完全像真的一样!乌弗基尔了不起,他导演的假谋害在外人看来完全是真的。”
  可是,库拉少校却真的发怒了,他加快速度,靠近国王的座机,大声喊道:“如果再拖延,我们就开火打掉你们!”
  哈桑国王认为这出“假谋害”的戏似乎该收场了,便拿过话筒,亲自向战斗机喊话:“库拉少校,我是你的国王,你要注意礼貌!”
  “他妈的!我打的就是你!”库拉边骂边向波音飞机开了火,被炮弹击中的国王座机开始抖动起来。一发炮弹击中了波音727飞机的尾部,机上的3个喷气发动机有两个被击中。飞机的速度明显下降,并开始急剧地下落。
  国王的驾驶员发疯似地喊起来:“他们击中了我们的飞机,我控制不了飞机的抖动,起落架也打不开了。我们要摔下去了!”他竭尽全力拉平飞机,企图使飞机平稳地在低空保持慢速飞行。
  哈桑二世这时才如梦初醒,恍然大悟地自言自语:“这是真正的炮弹!这是一次真正的谋害!乌弗基尔欺骗了我!”
  乌弗基尔确实欺骗了国王,但是美国中央情报局也欺骗了乌弗基尔。乌弗基尔原来没打算在空中杀死哈桑二世。他下的命令是:4架战斗机中,3架不带弹药,另一架,即领队长机也只带演习用的假弹。然而,库拉射出的炮弹却不是假的,而是真的。很显然,是在克尼特拉基地坐镇指挥的约翰逊上校捣的鬼,美国人想在空中就除掉哈桑国王。
  库拉见国王座机仍不肯降落,便再次猛射。子弹穿透了飞机的铝板,国王的随员一人死亡,两人受伤。机内鲜血四溅,黄烟弥漫,喊叫声、祈祷声响成一片。
  库拉继续射击着。突然,波音飞机的舱内压力下降,飞机可怕地剧烈摇摆着,似乎马上就要爆炸了。原来,飞机的液压系统破裂了。驾驶员拚命地操纵着飞机,摇摇晃晃地向前飞行。
  “陛下,陛下!”驾驶员用惊恐的声音喊叫着,“我们的飞机再也飞不到拉巴特,我无法使飞机着陆了!”
  国王镇静自若地命令着驾驶员:“你不必害怕!你是跟我在一起,是跟国王在一起!”同时,他也清醒地认识到:必须立即制止F一5战斗机的射击,否则飞机随时都有被击落的危险。他急中生智,想起一年前平息那场未遂兵变的办法来。当时,他在斯基拉特王宫以先知的权威向叛乱的士兵喊话,结果士兵们都自动地解除了武装。于是,他拿起话筒向F一5飞机喊话,试
图说服背叛的飞行员:“你们听着,我是国王,我在跟你们讲话!你们必须停止射击!你们谋害我就是背叛真主……”遗憾的是,这个老办法根本就没有用,库拉毫不理睬,反而变本加厉地射出一排排于弹,幸好都没有击中飞机。
  哈桑国王见一计不行,又生一计。他以少有的沉着,模仿职业通讯人员的惯用腔调,对着话筒反复喊着:“国王哈桑已被打死,请停止射击。哈桑二世已被打死,请停止射击,我们将载着已故的国王在拉巴特着陆,请不要再开炮!”
  这一招终于成功了。库拉刚开始并不用信,但连听了几遍,才有点信以为真。这时,他突然发现油压表上的指针已快指向零,机上的燃油即将耗尽,即使想继续攻击国王座机也不可能了,于是只好作罢。库拉赶紧掉转机头,驾机返航,刚飞了两分钟,燃油己尽,只好按动弹射按钮,弃机跳伞了。
  摇摇欲坠的国王座机,在摆脱了F一5战斗机的拦截后,过了一刻钟,才像醉汉一样东摇西晃地降落在拉巴特机场上。
  哈桑国王在其随从的簇拥下从行李舱门走下飞机,慌忙登上等候他的轿车,来到候机大厅贵宾室。
  见到国王惊恐不安的神情以及国王随从们满身血污的样子,国王的弟弟和政府部长们纷纷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当他们了解了情况以后,个个都瞠目结舌,惊叹不已。
  惊魂未定的国王立即命令部队马上占领国家机关、政府各部以及城市各战略据点,以防不测。同时,他又命令派直升飞机去抓跳伞的库拉。这时,飞机场上空又传来飞机的隆隆声。原来是那3架F一5飞机在克尼特拉空军基地降落后,约翰逊上校听完汇报连呼上当,立即命令他们上足弹药和汽油,赶到拉巴特机场追击国王。
  3架F一5战牛机继续在低空盘旋着,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啸叫声。候机大厅一片混乱。哈桑国王赶紧带着他的弟弟阿卜杜拉亲王、几位部长和一群随从保镖涌出大厅,向离候机大厅有50米远的一个小花园奔去。那里有一片桔子林。他们很快就消失在树丛中。
  3分钟后,那3架F一5飞机开始向下俯冲,向候机大厅和责宾室疯狂扫射,候机大厅顿时燃起大火。大厅前的水泥广场上倒下了一片无辜的旅客平民。国王一行的两部汽车也被火焰所吞没。飞机来回俯冲扫射了5分钟后,才朝北飞往克尼特拉基础。
  哈桑国王坐在从拉巴特军营急忙开来的装甲车里,在士兵的护卫下,安全地回到王宫。当晚6时许,哈桑二世召开了政府成员、军队将领和国王顾问们的紧急会议。
  会议一开始,哈桑首先就问:“乌弗基尔来了吗?他在哪里?”但是在座的谁也不知道。为平息这场叛乱,国王命令皇家军队立即进攻克尼特拉空军基地。正当他们在讨论对策时,王宫绿色屋顶上空飞来了一架诺尔特洛普式飞机,从300米的高空向地面发射火箭。架设在土宫的高墙屋顶和花园茂密树丛中的高射炮立即开了火。火箭虽然没有射中王宫,却击中了王宫附近的拉巴特贵宾馆以及阿卜杜拉亲王的家。高射炮与战斗机间的战斗持续了15分钟。国王立即中断了会议,躲进了黎巴嫩大使馆。
  根据国土的命令,忠于国王的机械化部队向距拉巴特40公里的克尼特拉基地发起了攻击,一辆辆坦克向那里冲去。当晚10点钟,皇家军队便占领了克尼特拉基地,逮捕了所有的叛乱分子。基地的参谋长库拉,跳伞落在附近海面,也被国王的军队抓获。他交待了国防部长乌弗基尔策划空中攻击国王的罪恶阴谋。
  不久,人们从收音机里听到了摩洛哥新闻社播发的新闻:“叛乱已被镇压。阴谋的制造者乌弗基尔已经自杀。哈桑二世掌握着政权。”
  接着又有消息说,在皇家军队占领克尼特拉基地前不久,5架美国飞机带着几十名美国军事顾问飞走了,其中就包括有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约翰逊上校。
  至于乌弗基尔将军自杀一说,也未必真实可靠。据验尸的医生说,乌弗基尔颅骨上有3个子弹窟窿。很可能是政变失败后,被外国主子抛弃的结果。
  过了两天,美国驻拉巴特大使馆发表了一个声明,向报界保证:“美国中央情报局与摩洛哥事件毫不相干。”这个所谓声明,显然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哈桑国王在经历了数次未遂政变后,政权变得更加巩固,至今仍稳稳地坐在国王的宝座上。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