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儿童故事之家
-->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狐狸阿权

狐狸阿权

发布时间:2014-03-14 14:24内容来源: 日本童话故事作者:admin

  一

  这是我小时候听村里的茂平大爷讲的故事。

  从前,在我们村子附近一个叫做中山的地方有一座小城堡,据说这里住着一位姓中山的老爷。

  离这中山城堡不远的山里,住着一只名叫阿权的小狐狸。阿权没有亲人,在那长满羊齿草的森林中打了一个地洞当自己的家。不管是夜晚还是白天,它都常跑到附近一带的村子里,有时将地里的山芋刨得乱七八糟,有时在晒着的油菜秸秆上放把火,有时又将农民家后门口挂的辣椒揪下来。总之,它尽干各种淘气的事。

  这年秋天,有一次接连下了两三天雨,弄得阿权没法出去玩,只好在洞里蹲着。天一晴它就像得救似地爬出洞口。洞外万里碧空,不时传来伯劳鸟一阵阵唧唧的叫声。

  阿权一直跑到村里的小河堤上。四周的狗尾巴草上还挂着晶莹闪亮的雨珠。河边的狗尾巴草和胡枝子的茎秆平时从来是浸不到水的。现在却也被浊黄的积水冲得倒向一起,显得零乱不堪。

  阿权沿着泥泞的小路朝小河的下游走去,突然看见有个人站在河里正干着什么。阿权怕他发现,便悄悄钻进草地,一动不动地躲在那里窥视着外面的动静。

  噢,是兵十呀!阿权想道。兵十将身上那件黑色破和服的下摆朝上卷起,浸在齐腰深的水中,晃动着一张捕鱼用的网。他头上缠着布巾,一片圆圆的胡枝子叶儿贴在一边脸上,就像一粒大大的黑痣。

  过了一会儿,兵十将鱼网最后端一个像口袋似的东西从水中提了起来,里面塞着草根草叶和烂木片等乱七八糟的玩艺儿,但也能看到东一块西一块白花花的东西

  ──噢,那是大鳗鱼和大鲫鱼的肚皮在闪闪发亮呢。兵十将这些鳗鱼和鲫鱼连同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起扔进了鱼篮,接着把袋口扎紧又放进了水中。

  兵十提着鱼篮从河里上了岸,将鱼篮放在河堤上,自己像是要找什么似地朝小河上游方向跑去。

  兵十一走,阿权又有点想搞恶作剧了。它嗖地一下从草丛中站了出来,跑到鱼篮跟前,把篮中的鱼抓了出来,一条条地朝张鱼网处的下游河里扔去。所有的鱼都扑通扑通地钻进了混浊的水中。

  最后剩下一条大鳗鱼,阿权伸爪子去抓,可是这鱼溜滑溜滑的,用爪子怎么也抓不住。阿权急了,将脑袋伸进鱼篮里,一口叼住鳗鱼头。那鳗鱼呼啦一下朝阿权的颈脖裹去。正在这当儿,迎面传来兵十的叫骂声:“哼!你这贼狐狸!”

  阿权吓得蹦了起来,那鳗鱼却紧缠着它的脖子不放。阿权只好飞快地往旁边一闪,没命地逃到自己洞穴附近的赤杨树下,回头一看,兵十并没追上来。

  阿权松了口气,将鳗鱼头咬碎,才总算解脱开来,然后便将鳗鱼丢在了洞口的草地上。

  二

  过了十来天,阿权走过农民弥助家的屋后时,看见弥助的妻子正在无花果村下染牙齿①;它又走过铁匠新兵卫家的屋后时,看见新兵工的妻子正在梳头。

  嗯,村里有什么事了吗?阿权思忖道:是什么呢?是秋祭②吗?那应该听到大鼓和笛子声呀,更何况店铺还应挂旗子呢。

  阿权边想边走,不知不觉间已来到门口有个红色井台的兵十家的门前,看见许多人聚在那又小又破的屋里。一些穿着日本式礼服,腰间挂着布手巾的妇女在门口的灶前烧火。大锅里咕嘟咕嘟地煮着什么。

  啊,是葬礼呀!阿权想道:兵十家谁死了呢?天一过晌午,阿权便跑到村上的墓地,躲在地藏菩萨塑像的背后。今天天气真好,远处城堡的顶瓦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墓地上,石蒜花竞相开放,恰似给地上铺了一层红布。这时,村子那边传来了钟声,这是出殡的信号。

  不一会儿,开始看到身穿白衣的送葬队伍过来,说话声也近了。队伍进了墓地,人们走过的地方,石蒜花都被踩倒了。

  阿权踮起脚来,看到兵十穿着一身白色的孝服,手捧灵牌。那张平时好似山芋一样红通通、显得精神抖擞的脸庞儿今天不知怎的也变得无精打采的了。

  啊,死的是兵十的妈妈呀!阿校边想边将头缩了回来。

  这天夜里,阿权在洞中想道:兵十的妈妈睡在床上的时候,一定很想吃鳗鱼,所以兵十将鱼网带出去了,可是我却恶作剧地将鳗鱼拿了来,弄得兵十的妈妈没吃上鱼。他妈妈肯定就这样死去了,临死时还一心念着吃鳗鱼、吃鳗鱼的。唉,我不该开那种玩笑的!

  ①旧时日本妇女盛行将牙齿染黑,以此为美。

  ②秋后举行的一种祭礼,用以答谢神明赐给的谷物收成。

  三

  兵十正在红色的井台上淘小麦。

  兵十以前一直和母亲两人一块儿过着穷日子。妈妈一死,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兵十也和我一样孤苦伶仃了!阿权从仓房后面看着兵十,这样想道。

  阿权刚离开仓房边,要向兵十那边跑去时,不知什么地方传来了叫卖沙丁鱼的吆喝声:“沙丁鱼便宜卖喽!新鲜的沙丁鱼哟!”

  阿权又朝那吆喝声的方向奔去。这时,弥助的妻子在房门口招呼道:“拿点沙丁鱼来!”

  卖沙丁鱼的将载有沙丁鱼筐的车子停在路旁,两手抓着白花花的沙丁鱼走进了弥助家。阿权趁这空子,从鱼篮中抓出了五六条沙丁鱼,又忙朝刚才来的方向跑去,并将鱼从兵十家的后门口扔了进去,然后便奔回自己的洞穴,半路上从一个坡顶上回首眺望,看得见还在井边淘小麦的兵十那小小的身影。

  阿权觉得自己已为赔偿兵十的鳗鱼做了头一件好事。

  第二天,阿权在山上采了很多栗子,捧着来到兵十家。它从后门往里一看,兵十正在吃中饭。只见他捧着碗,怔怔地在想着什么。奇怪的是兵十的腮帮子上还带着点伤。正在阿权猜想他受伤的原因时,只听兵十喃喃嘀咕道:“到底是谁把沙丁鱼扔进我家来的呢?结果让我被鱼贩子当贼好揍了一顿。”

  阿权一听,心想:这下可糟了,可怜的兵十准是被鱼贩子揍得落下伤来的吧?它边想边悄悄绕到仓房那边,将栗子放在门口,便回去了。

  后来,阿权又接连两天采了栗子送到兵十家去。再后来,它不但送栗子,每天还送两三个蘑菇去。

  四

  这天晚上,明月当空,阿权又出去闲逛了。它走过中山老爷的城堡不远,就听见金琵琶①的叫声中夹着说话声,像有人顺小路迎面走来了。

  阿权躲到路旁,屏息静气地听着说话声渐渐近了。

  “噢,我想起来了,加助!”这是兵十的声音。

  “啊?”

  “我最近碰到了很怪很怪的事情。”

  “什么事?”

  “自从妈妈死后,不知是谁,每天都把栗子和蘑菇送到我家来。”

  “噢?那是谁干的呢?”

  “就是搞不清楚呀!是趁我不知道的时候,把东西放下就走的。”

  阿权悄悄地跟在两人后面走。只听加助又问道:“是真的吧?”

  “当然是真的。你要认为我是说谎,明天来看看好了──我把那栗子拿给你瞧!”

  “嘿,真有这种怪事呀!”

  说到这儿,两人便再没说活,只顾走着。过了一会儿,加助无意中回头看看。阿权连忙站住,将身子蜷了起来。加助没注意到它,仍快步向前走着。两人到了一个名叫吉兵卫的农民家门口,便走了进去。屋里传来敲木鱼的笃笃声,灯光将和尚那晃动着的大光头影子映在窗户纸上。

  噢,是在念经呀。阿权边想边在井台上蹲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又有三个人一块儿进了吉兵卫家。

  屋里传来念经的声音。

  ①传说中的一种怪物。

  五

  阿权一直蹲在井台边上,直到念经结束。兵十和加助又一起回家去。阿权想听听他俩的话,便又跟了上去,借着兵十的影子隐蔽着自己。

  到了城堡前,加助开口了:“刚才说的那事儿肯定是神仙干的。”

  “啊?”兵十惊讶地看着加助的脸。

  “我刚才一直在想:这不会是人,肯定是神仙。神仙觉得你一人孤单单的怪可怜,便施舍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给你。”

  “是吧?”

  “当然喽!所以你最好每天都要敬敬神仙。”

  “嗯。”

  阿权这时想到:嗨,这家伙真是扯淡!我给他送去栗子和蘑菇,可他不敬我,却要去敬什么神仙。我可不上算啦!

  六

  第二天,阿权又带着栗子往兵十家来。兵十正在仓房搓草绳,于是阿权便从后门偷偷地溜进了他家。这时,兵十一抬头:呀,家里跑进一只狐狸!上次偷我鳗鱼的狐狸阿权又来捣蛋了!

  “好啊!”兵十站起身,拿下挂在库房的火绳枪,装上火药,然后蹑手蹑脚地靠上前去,一枪打中了正要跑出门来的阿权。

  兵十跑了过来,一下看到进门处放着一堆栗子,不禁吃惊地将目光落在阿权身上。

  “呀,一直给我送栗子来的是你吧,阿权?”

  阿权闭着眼睛,无力地点点头。

  兵十手中的火绳枪哐当一声掉到地上,那枪口还冒着缕缕青烟。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