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大全,尽在儿童故事之家。
儿童故事之家
-->
当前位置: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天赐的王子

天赐的王子

发布时间:2015-08-07 12:54内容来源: 幼儿童话故事大全作者:admin

  很久以前,有一对国王和王后。尽管他们非常渴望能有一个儿子,但却一直没有。为了不让对方看出自己其实很不开心,他们装出一副乐于打猎、捕鹰及各种体育活动的样子。最后,国王终于再也不能掩饰了,于是宣布去走访自己王国中最为遥远的边疆。这一去得花他好几个月,才能回到都城。

  在离开后的这一期间,他希望有不少的事情去考虑,从而忘掉渴望有个小王子的烦恼。

  国王统治的国家很大,到处都是高山乱石,还有沙漠,因此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一天,国王独自在外漫步,他本打算只走一段路程,但是周围看上去都是一样,弄得他分不清来时的路。他不停地走了好几个小时,太阳当头照着,腿也不大听使唤,要不是他突然碰上一口看似新挖的井,他也许都渴死了。井水上浮着一只金柄银杯。国王每次伸手一抓,这银杯就漂开了。国王口渴得实在等不及了,于是跪在井边,一口气喝了个痛快。

  正当国王准备站起来时,不知咋的,他的胡须好像被水黏着了,他用尽全身力气也拔不起来。国王摇了几次头,除了把自己弄疼外,似乎不起作用,于是气急败坏地大叫道:“快放开我!是谁抓住我不放?”

  “是我,珂斯提埃国王,”井里的声音说道。从水里往上看的是个大头绿眼的小矮人,“你喝了我的泉水,除非你答应我把你宫里最宝贵的东西给我,不然你休想走掉。这东西在你出来时并不在宫里。”

  此时,国王唯一担心的就是王后。当他骑马离开时,王后坐在大厅,靠在一堆软垫上哭得正伤心,因此知道珂斯提埃的话并不是指王后,于是欣然答应了那个丑陋的小矮人提出的要求。眨眼之间,小矮人、水井、银杯都消失了,留下国王独自跪在沙地上,心想这是不是个梦。不过,他这时的确觉得更有力气、劲头更足,因此相信这事准是发生过。国王一跃上马,带着轻松的心情寻找随从去了。

  几周后,他们准备起程返回都城,终于在一个热天抵达。这来回长达八个月之久。国王深受臣民爱戴,当他的队列经过时,道路两旁站满了人,他们欢呼着,挥舞着帽子欢迎国王归来。王后站在宫殿的台阶上,双手抱着一个华丽的金色坐垫,上面坐着一个极其漂亮的小男孩,身上被一层层绸缎包裹着。

  霎时,珂斯提埃的话突然涌入国王脑海,于是国王伤心地哭了起来,这使大家非常惊讶——国王见到儿子应该高兴才是啊。国王试着通过操劳来忘却对珂斯提埃的承诺,但却始终做不到。每当这婴儿离开自己的视线,他都会觉得这是最后一次见到他。

  时间年复一年的流逝,儿子长成了一个大男孩,转眼又长成了一个英俊的少年。珂斯提埃没有任何迹象。国王也渐渐不想他,最后完全忘记了他。

  整个王国里,没有哪家比国王一家三口过得更开心的了。直到有一天,王子去森林一处偏僻的地方打猎,碰见了一个丑陋的小矮人。“过得还好吗?我天赐的王子啊,”小矮人说道,“你可让他们等得太久啦!”

  “你是谁?”王子问道。

  “这个你很快就会知道的。你回去代我向你父亲致意,还请告诉他我希望他能跟我结账。若不还账,他会后悔莫及的。”

  说完,这老头不见了。王子回宫后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国王。

  国王听完,脸色苍白,给儿子讲起了那场可怕的经历。

  “父王,别伤心,”王子安慰道,“这事一点也不可怕!我会想出办法,迫使珂斯提埃放弃占有我的欲望。但如果我在一年之内没有回来的话,那就别再指望见着我了。”

  随后,王子开始准备自己的行程。他父亲给了他一套钢盔甲、一把剑和一匹马,他母亲给他戴了一条十字金项链。父母最后跟他吻别,含着泪水送他上了路。

  王子骑着马连续走了三天,第四天日落时,他发现自己来到了海滩。沙滩上放着十二条白色的裙子,如雪一样耀眼。可是,他放眼望去,却不见这些裙子的主人。王子很好奇,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于是他拿起一条裙子,松开马的缰绳,让马在旁边的地里徜徉,自己则藏在柳树丛中,静静等候。几分钟后,一群在海边戏水的大雁来到岸边,穿上裙子,用蹼拍打着沙地,眨眼间全变成了十一个妙龄少女,争先恐后地飞走了。最后一个,也是最小的一个大雁留在水里,伸着长长而雪白的脖子,焦急地朝四周望去。突然,她发现了藏在柳树丛中的王子,于是用人的声音喊道:“哦,王子,如果你把裙子还给我,我会永远感激你的。”

  王子急忙把裙子放在沙滩上,然后走开了。姑娘褪掉雁皮,赶紧穿上裙子,向王子走去。王子从没见过或者听说有如此美貌的少女。少女红着脸伸出手来,温柔地说道:“尊敬的王子,我非常感激你答应了我的请求。我是神仙珂斯提埃神的小女儿,他是所有地下王国的统治者,一共有十二个女儿。父王已经等了你很久了,现在正生气呢。不过,你别紧张也不要害怕,只需要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你一见到珂斯提埃国王时,立即跪下,不要理会他的恐吓和喊叫,大胆地靠近他。至于后来会发生的事,到时就你知道了。现在,咱们走吧。”说完,她用蹼拍打着沙地,一条鸿沟出现,他们沿着这鸿沟一直下到了地心。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珂斯提埃的宫殿。宫殿照亮了所有的地下王国,比太阳还明亮。王子按照少女的吩咐,大胆地走进了宫殿。

  珂斯提埃坐在金色宝座正中,头上戴着一顶闪光的皇冠。他那双绿色的眼睛像玻璃一样闪烁着,双手跟螃蟹的大钳一样。一见王子,他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宫殿围墙似乎也在颤抖。对此,王子不予理会,只是跪着继续靠近宝座。当他就要到达宝座时,珂斯提埃突然大笑一声,说道:“你很幸运,因为你一直让我笑。你就跟我们一起住在这地下帝国吧,可必须先做三件事。今天已经太晚了,你去睡觉吧。我明天会告诉你。”

  第二天一大早,王子接到通知,说珂斯提埃就要见他。王子起床穿戴整齐,立即前往珂斯提埃的接待厅,小个子国王已在宝座上坐着。王子一到,就走到珂斯提埃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珂斯提埃说道:“王子陛下,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在今晚之前,你必须给我建一座大理石宫殿,要水晶窗户,金屋顶的。宫殿要坐落在一个有小溪、湖泊的大公园中央。如果你能做到,你就是我的朋友了,如果不能,那你就人头落地。”

  王子默默地听完了这吓人的演说,然后回到房间,独自思考着即将来临的死亡。他正沉浸在思索中,突然,一只蜜蜂飞到窗户上,轻拍着玻璃,说道:“快让我进去。”王子起身打开窗户,小公主随后就站在了他的面前。

  “你在沉思什么呀,王子?”

  “我在想你那要置我于死地的父亲。”

  “别害怕,你只管睡觉就是,明天早上醒来,你就会看到宫殿已经修好。”

  小公主说到做到。王子第二天醒来,见到了一座比自己想象中漂亮得多的宫殿就在眼前。连珂斯提埃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心想着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好吧,这一次你肯定赢了,但我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你。明天,我十二个女儿会在你的面前站成一排,你要是指不出哪个是我最小的女儿,那你就会人头落地。”

  “啊,要认出最小的公主!”王子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进房间,“这怎么可能呢!”

  “这当然难,没有我帮忙,那将是一个你永远无法解答的难题,”蜜蜂一边在天花板嗡嗡地飞来飞去,一边回答道,“我们姐妹几个长得几乎一样,就连父王都很难区分。”

  “那我该怎么做呢?”

  “这个嘛,最小公主的眼睑到时会有一只小瓢虫。一定要看仔细了。再见!”

  第二天早晨,珂斯提埃国王又派人叫来王子。年轻的公主们这时已经站成了一排,一样的装扮,双眼下垂。王子一看她们,不禁为她们那相同的长相所惊讶。王子来回走了两遍,都没有发现之前商量好的标志。当王子第三次察觉了一个公主的眼睑上有一个小点时,他的心怦怦直跳。“这位就是小公主。”他说道。

  “你到底是怎么猜到的?”珂斯提埃怒吼道,“这里一定有把戏!你休想那么轻易地逃出我的手掌。三个小时之内你得再来这儿,向我证明你的聪明才智。我会点燃一把稻草,不等燃烧完,你必须把它变成一双靴子。如果你办不到,那你就人头落地。”

  王子伤心地回到房间,但是蜜蜂在他之前已经到了那儿。

  “我英俊的王子,你怎么看上去这么忧郁?”

  “你父王命我给他变一双靴子出来,你说我怎能不忧郁呢?他认为我是个鞋匠吗?”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呢?”

  “无论如何,我也做不出靴子来呀!我不害怕死亡。人反正都有一死。”

  “不,王子,你不会死的,我会全力救你,我俩要么一起逃亡,要么一起死亡。”说着,她朝地上吐了唾沫,拉着王子走出房间,关上门,扔掉钥匙。

  他俩紧紧地手拉着手走向阳光,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之前的海边,王子的马儿还在旁边草地上静静吃草。一见到主人,马嘶鸣着朝他奔了过来。王子立刻跳上马鞍,一把将公主放到身后,像一支射出的箭一样飞驰而去。

  珂斯提埃最后一次检验时辰已到,可王子却不见踪影,于是派人去王子的房间,想问他为什么拖延这么久。仆人一见他的门锁着,于是使劲敲,却无应答。“马上就好。”模仿王子声音的唾液答道。

  仆人们立即把答复带回给珂斯提埃。他等啊等,仍不见王子到来。于是,他又派了仆人去王子的房间。“马上。”同样的声音回答道。

  “他是在耍我!”珂斯提埃愤怒地尖叫道,“把门给我撞开,带他来见我!”

  仆人们按照吩咐赶了过去。门撞开了,可里面没人,只有唾沫发出一阵阵笑声!

  珂斯提埃气极了,命令卫兵骑马追赶两个逃亡者,还说,如果不能带回逃亡者,那他们就提着人头回去见他。

  到这时,王子和公主已经赢得了一个极好的开端,感觉十分开心,突然,他们听见了从远处传来了马的奔跑声。王子跳下马,把耳朵贴在地上仔细听。

  “他们正朝我们追来。”王子说道。

  “那我们得抓紧时间。”公主回答道,说话间,就变成了一条河,王子变成了一座桥,马变成了一只乌鸦,然后把桥那头的大路变成了三条小径。

  当士兵们来到桥头时,他们迟疑地停了下来:他们怎么可能知道王子和公主是从三条路中的哪一条逃走的?于是灰心地放弃追赶,心惊胆战地回到了珂斯提埃的面前。

  “简直是一群白痴!”珂斯提埃高声吼道,“毫无疑问,那河和桥就是他俩!难道你们就没想到吗?立即回去追!”士兵们策马闪电般离去。

  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王子和公主已经走得很远了。

  “我听见了马蹄声。”公主高声喊道。

  王子跳下马,把耳朵贴在地上细听。

  “没错,”王子答道,“他们现在离我们不远了。”

  不一会儿,王子、公主和马突然消失,出现了一片茂密的森林,其间小路纵横交错。珂斯提埃的士兵没有办法,只好回去向珂斯提埃禀报这次遭遇。

  “一匹马!一匹马!”珂斯提埃大喊道,“我亲自骑马去追。我看他俩这次还能逃掉!”说完,怒气冲天地策马而去。

  “我想我听见了有人在追我们。”公主说道。

  “没错。我也听见了。”

  “这一次是珂斯提埃亲自出马,不过以他的法力,最多只能追到第一个教堂处,之后,就不能再追了。把你的十字金项链给我。”王子取下母亲送给他的礼物。公主立刻变成了一座教堂,王子变成了一个教士,马变成了一个钟塔。

  他们刚变完,珂斯提埃就赶到了。

  “您好,教士。您见到几个骑马的游人经过这儿吗?”

  “见到了,王子和珂斯提埃的女儿刚刚路过。他们进教堂来对我说,如果我碰见你,就替他们向你问个好。”

  珂斯提埃这下知道自己被彻底打败了,而王子和公主继续平安行进。

------分隔线----------------------------